Cart

Cart

[七宗罪·色欲篇] 变装体验店(番外·特别篇)

1,834 Views茉莉变装体验所。 白天是一个还算正常,让女生或男生们体验下变成另外一人感觉的地方。 虽然有些擦边,但整体还算正常。 但到了夜晚,一些白天压力过大的顾客就会想要过上一夜另外一种人生的感觉。 女人们会甩开白天贞洁的束缚变成另外一种淫荡模样。 男人们则会化身为异性面孔,享受不一样的感觉。 不知从何时起,夜晚的女人们和夜晚的男人们为爱狂欢起来,放纵着一天的压抑,发泄着白天受到委屈而掀起的怒火。 带上特殊的头壳,穿上自带特制飞机杯安全套的胶衣,最后再披上一层皮,接受头戴面具的男人们发泄的欲望。 “这样穿着这些头壳面具的女性就和披了一层皮的娃娃那样,供人释放欲火,也宣泄着自己欲求不满的情绪。” 修呆呆地看着这放满各种面具与头壳的墙壁,完全没有想到过变装所居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怎么样?想试试看吗?” 拉修莉亚不知从哪里递过来一个小巧的精灵头壳,肉嘟嘟的硅胶质感说明它的制作材料,张口吐舌的模样充满了别样的诱惑,两眼微眯,眼角点缀着两滴透明树脂构成眼泪。 看起来就像是被迫吞咽着什么长条状之物,被呛到了的可怜模样。 然而重点并不在这里,重点在于那个张开的口后面就是一条软软中空、只有一毫米厚度的特制安全套内测是各种仿真的纹路与结构。并且就在精灵微微吐出的小舌头后面,一个用于固定舌头让它能控制‘精灵的小舌头’的凹槽正在其中。 “这是……” 修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拉修莉亚,似乎在疑惑这个用法,又或者在疑惑这些面具的来源。 “工作室的新脑洞作品,各个都是高度定制哦” “除开面具之外,还生产这种另类的胶衣皮肤,里面自带电极和小玩具,与口腔那样的特制安全套也能让你享受到另类的快感。” 而拉修莉亚也从一旁的衣柜中取出一个全身包裹的黑色胶衣,一同递给给了她:“当然是双穴道的,内置电极可以让它被挤压的时侯释放电流,不痛的,只是麻那么一下。” “唯一的缺点就是为了保持呼吸流畅,所以鼻孔是开着的,会闻到一股异味,不过如果你想要体验下夜晚的疯狂,那么我还是强烈建议你试一下哦。” 看着拉修莉亚如此强烈的推崇,修很难不去想象这是拉修莉亚在为今天下午的事情报复。 只是看拉修莉亚这般热情的要求,修估摸着就算自己不答应她也会强硬着拉着自己去体验。 就像是今天下午那场突如其来的反击那样,直接把她拉到不熟悉的环境,再用丰富的经验彻底击败她。 脸颊泛红的修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在拉修莉亚明显捧读的欢呼声中被推进了更衣室,笑眯眯的告诉了几件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转身离开。 狭小的更衣室内,只有一面镜子,镜子中是抱着胶衣与面具的少女,此处之外也就身旁挂着一身与面具肌肤同款颜色的KIG皮。 无奈她也只能脱下自己的衣服,看着镜子中裸露的自己,穿上那层透露着古怪的胶衣。 有东西塞进肚子的感觉并不好受,特别是它本体中空的情况下更加难塞。 胶衣内不规则的分布着用于刺激的电极,其中双乳上的电极数量最多,密密麻麻的每边都有五六个。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带刷的小疙瘩,似乎是小型的马眼跳蛋,它们同样集中分布在敏感处的周围,有的甚至就抵在敏感部位上。 不用怀疑,修估计如果这些小玩意一起被激活的话,肯定会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快感。 拿起挂在墙上的KIG皮,这种肉色布料缝制而成的‘肌肤’确实能够很好的隔绝胶衣的塑料光滑质感,并且充足的弹性也有一定的调节能力,更方便的是它可以包裹住修的那头黑色秀发,使其固定不让它到处乱动。 最后就是拉修莉亚递给自己的硅胶面具了。 要一口吞下么? 看着那直接深入自己喉咙的中空特制的‘口交安全套’,以及从内部看用于固定牙齿咬合的胶具和呼吸用的两条从鼻孔衍生的呼吸管,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张开口戴了上去…… 难受。 这是口腔传来的第一感觉。 拥挤。 这是面部被全面包裹的第二感觉。 呼吸有些不畅。 这是从鼻腔传来的第三感觉。 视野狭小。 这是眼睛传来的第四感觉。 那么用着四种代价换来的好处是什么呢? 拉上拉链上了锁,最后带上用魔术贴贴合的双马尾假发…… 一个张着嘴巴红着脸,可怜兮兮吐出小舌头、露出口腔,双耳下垂,难受到要哭出来的精灵女孩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 修摸索着,因为视野狭小导致她只能微微仰起头来才能看的稍微清楚一些。 但是这样就更干净这‘精灵少女’像是在索求什么一样,有些欲罢不能。 动一动舌头。 精灵的小舌头就跟着动了动。 向外吐出舌头。 精灵的小舌头就如同蛇精般反刍将整个舌头吐了出来,同时压在自己舌根与舌尖的那两枚电极受到挤压生成电流——如拉修莉亚所言,麻麻的,痒痒的,想要用什么东西挠一下…… 精灵顶着这幅口交模样走出了更衣室,房间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张纸条和一件类似情趣睡衣的蕾丝衣物。 【出门,右拐,第三个路口左拐,上二楼,开门后自走找到16号房间,玩的开心点哦——拉修莉亚。】 好吧。 […]

Read More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表)·番外篇

1,825 Views“这样一套铿锵有力的组合拳令在场的传统权贵们面色一沉,他们尚不知晓伯爵与拉修莉亚自信的来源。”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王权那么些人根本治理不了那么多的民众,而伯爵同样不会得罪他们——就像是锻打在一起的锁链那样环环相扣,伯爵本身也享受着他们为他提供的财富与权利,他们则享受着伯爵的庇护与统治民众的合法性。” “至于拉修莉亚所宣告,伯爵点头承认的事情,就是一条试图斩断锁链的利刃,砸出船底大洞的榔头。” “『你们会后悔的!』传统权贵们不欢而散,恼羞成怒的离开了宴会大厅。” “可在他们身后,一群荣誉晋升的骑士们却欢呼雀跃,庆祝克里斯都的未来荣光。” 少女将名为《色欲之女·拉修莉亚》的书籍合上,此时一阵微风轻轻拂过,几缕发梢滑落耳畔,逗得脸颊发痒。 秋后舒爽的微风与暖洋洋的天气让人有些发困,她稍稍梳拢了下自己那头亚麻色的披肩长发,姣好的容貌与和蔼文静的柔和气场,给人一种初恋时相遇的美好氛围。 针织毛衣的弹性完美凸显她高挑的完美身材,北半球露胸的设计又将人们的目光不自觉地集中在她那傲视群雄的酥胸与被内衣聚拢而形成的深沟上。 如果说气质与氛围是纯洁的初恋,那么身材与穿着就是勾引人的欲魔。 将二者合一的她就算只是单纯地坐在那里,也会吸引路人讶异与欣赏的目光。 “幻想小说就这么好看吗?” 此时咖啡店内走出来一名黑发女仆,看着店外藤椅上慵懒着晒太阳看小说的少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只是偶然间发现与自己同名的主角,并抱有好奇心罢了。” 她笑着摇摇头,有些慵懒的将身子向前倾靠,将那对绝对吸引人的胸脯放在桌上。 在减缓双肩肌肉传来的那抹酸痛至于还用手撑起自己的下巴,从容的用茶匙往红茶杯中拌了拌,令杯中浸泡的茶包更能散发出红茶特有的茶香:“何况越多了解书中的拉修莉亚,就越难想象出她应该是哪副模样……” “是吗?” 黑发女仆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端着的一份西多士与一份手磨咖啡放在台面上,好奇道:“那与这本小说主角同名拉修莉亚小姐,请问您眼中的她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高贵、神秘、充满美的诱惑。她穿着华丽的黑礼裙,手中一杯葡萄酒,带着自信而又优雅的气场如同白天鹅般穿行在奢靡的宴会当中——男人为之瞩目,女人为之嫉妒。” 拉修莉亚面带向往,用叉起一块浇上炼乳的西多士放进嘴中,细细品尝:“如此,一定很美吧?” “确实,如果这名宴会上的白天鹅不会私下里塞点小玩具,在享受不可告人的女生小秘密的同时体验如众星拱月般的欣赏目光……” 黑发少女会心一笑,道出了拉修莉亚内心的那点小九九,却招来了拉修莉亚的白眼。 不过她也没有反驳,毕竟这种刺激而又不能败露的场景何尝不让她生起兴趣?体验一两次后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又何不让她有些沉迷? “修,有时我真得很讨厌你这么不懂情趣地回答,亏我们还是能够分享秘密的好姐妹。” “是是是…我的拉修莉亚姐姐,但是也请你有时候注意下场合可以吗?现在我们合伙开了家变装公司,又不是之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服装设计工作室,就别塞着小玩具天天骚扰新招募的员工了。” 名为修的黑发女仆当着拉修莉亚的面一件一件的掰扯她做过的各种‘光辉事迹’,说的拉修莉亚面颊泛红,有些害臊的将小脸蛋别到一边。 发觉此幕的修也暗中窃笑,适可而止的止住了话题,优哉游哉的享受秋后暖洋洋的太阳,品味现代都市忙碌的生活中难得抽出的下午茶时光。 “哎,你在看什么?” 一对热恋的小情侣正巧路过,男生一边走一边回头的模样引起了女生的些许不满,她跟着自己的伴侣目光看去: 在一家高档咖啡店的门口,坐着两位如画般美丽的女性。 黑发那位看起来年纪轻轻,却穿着一身繁复的LO塔女仆装。 可甜美乖巧的脸庞与蕾丝饰品的点缀却加到好处的增添几分童话般的梦幻气质,娇小的身材与披肩的秀发完美配合身上的着装,就像是从故事中钻出来的小可爱那样让人忍不住好好亲近一番。 而亚麻色头发的那位…… 如果说黑发少女是女儿的话,那么这位就是文静怡人充满贤惠气质的温柔大妈妈了! 可明明一身简约却格外凸显身材的白色露胸针织裙,高袖领、长袖套、本应似有夫之妻般保守,却在胸部开了个大大的口子露出了大片雪白的酥胸和那深邃诱人的乳沟。 下半身更是只包裹住了丰满的臀部,露出的黑丝吊带袜多到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遮掩住私处。 这种又纯又欲,让人琢磨不透风格意外的吸引眼球,别说自己的情侣了,连她也差一点把握不住。 大,真的太大了。 看着那散发文静且贤惠气场的‘人妻’居然不知廉耻的穿着这身勾引人的衣物,不但把自己那对爆乳放在桌面上、还放了一本书把它垫的更高更显眼…… 老实说,她妒忌了。 虽然她对对方的美貌心服口服,但是自己肯定不会亲口承认。 所以…… “嘶!哎哟…你干嘛?” “花心大男人,别的女人就那么好看吗?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不是,不是!宝贝我怎么可能心里会没有你呢?我只是被追求美的天性一时冲昏了头脑……” “这不就是好色吗?” 小情侣突然闹起的别扭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作为罪魁祸首的两人也循声望去,发现那对小情侣闹别扭的原因居然是她们二人之后,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对方,一起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 …… 茉莉变装工作室。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工作室招收的人手并没有多少,况且因为营业范围有些特殊,加上拉修莉亚自己的‘贵精不贵多’的理念,如今总归加起来也就十四个人。 再将两名客服和一名网页维护剔除,算下来核心编制也就才十一个人。 可话虽如此,拉修莉亚依旧拿出来之前与修合作时赚取的积蓄,租了一个一千多平方带花园和地下室的二层别墅,用来充当常规的室内取景与工作地点。 虽然听起来有些小夸张,可在拉修莉亚眼里这是对自己兴趣爱好的投资。 […]

Read More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继

4,504 Views王城,一座将近十万民众生活的巨型城市。 高达三十米的巨型城墙屹立在大地之上,拱卫着这座充满了权利与欲望的不夜之城。 可惜人民不会因为它的宏伟而感到任何兴奋——相反,所有进出的平民在它脚下如同蝼蚁般感受到自身的渺小,还有那来自王室的、属于权贵阶层的权威与蔑视。 【耐尔维泰之墙】内,一座宏伟且奢华的大理石神殿中,在神圣弥赛亚女神慈爱地注视下,一名传播弥赛亚福音的修士正在向为弥赛亚行使监督职责的大主教进行汇报。 只不过汇报的内容既不是救济了多少无信者,也不是今日行了多少善恶,而是有关在遥远边境企图建设‘地上天国’的重要内容…… “海尔德,失败了?” 待修士汇报完毕后毕恭毕敬的等待了一会,大主教才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睁开了浑浊的眼睛,吐出一口长气。 “无妨,海尔德本就是一次试探。” 他拿起冥想时放在身前的长杖,用力支撑想要让跪坐在坐垫上的自己起来,身旁负责服侍的小男孩连忙上前扶稳,协助老态龙钟的大主教起身。 “旧王的陨落一同带走了教会头顶的阴霾,新王的加冕带来了新一轮权力真空,但这并不是煽动狂热信众公然对抗的时机。” 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已经站稳,让服侍自己的小男孩退到一边去,大主教扶着手中长杖一步一步地向前靠近弥赛亚神像。 “高层有高层的规矩,底层有底层的信条,这是王国建立之初构成统治的无上法则。” “哪怕如今教会在规则夹缝之中渗透进了底层权贵,可面对毫无动摇的高层权威,就算他们自己关系并不和睦,贸然发生冲突最终不过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克莱顿啊克莱顿,身为被教会学校抚养长大的你,为何还是如此急躁?” 大主教有些艰难的抬头仰望面前的高大神像,浑浊的目光如同深海般令人捉摸不透。 他沉吟了半晌,才缓缓开口用那苍老的声音对等候回令的那名修士下令道: “告诉克莱顿,本部要与海尔德所做之事进行切割,克里斯都的事暂且不论,那本是必定发生的事,但不应该如此急躁。” “而‘色欲之女’就让伯爵自断去留,让王室自己解决这个麻烦。” “在这之后放出消息,就说罪恶正在人间降临,并让各地修士自由发挥让各个村子的长老们相信这回事,最好与‘色欲之女’挂钩再给王室眼睛多塞一把沙子。” “最后就是王室那边可能的追责……”大主教缓缓转过身来,身后是高大的神像,在琉璃的光耀下仿佛是古老神明本身般充满了威严:“宽容,亦是弥赛亚期盼的美德。” ———————————— ———————————— “为什么今天还有这么多事物要处理啊?” 正热火朝天修缮的庄园内,拉修莉亚看着眼前桌子上堆成小山的待处理报告,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瘫坐在椅子上。 “也就只有这些了,虽然作为伯爵领中枢的教会主教被我斩杀,但他们遗留的烂账终究是要我们善后的。”克里斯都伯爵抱着厚厚一叠带有些许霉斑的羊皮纸,推开门走进来找个角落将那些羊皮纸放下,随手取出两张递给拉修莉亚道:“虽说曾预想过教会里面潜藏太多黑暗,但并未曾想过竟有如此多的荒唐……” 拉修莉亚有些好奇地接过了那两张保养不善的羊皮纸,粗略的过上了一眼: 【自愿奉献自己人间财富于教会合约——让·彼得科恩】 【自愿让小女多丽娅与莱萨·恩格斯修士一同进修并终身奉献于弥赛亚——科恩·巴鲁多】 “这是……?” “民众奉献教会的字据……”见拉修莉亚皱起眉头的伯爵提示道,而后又补充了一句:“自愿的。” “自愿?” 拉修莉亚有些惊讶。 虽晋升权贵多年,可她仍旧记得小时候自己跟随会些草药医术的母亲来回奔走于乡间的时光,这些只能勉强温饱的底层民众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财富奉献给无亲无故的教会? 是所谓的信仰吗? 察觉到拉修莉亚询问的目光,伯爵黯然地点了点头。 “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还要糟糕,最近这几天各地营垒管辖的地带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混乱。”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底层信众自发组织的暴动,使用的都是‘消灭色欲之女’之类的名义,虽说都被当地的骑士与半常备军镇压,可如今这种想法已经蔓延进了拥有教会信众的骑士家庭之中。” “长此以往,这种用信仰蛊惑道德裹挟他人的方式终将会让我们陷入两难:要么我们领土分裂成两半,要么胁迫骑士们不再帮助我们甚至阳奉阴违,使得领地统治裂开两半。” 拉修莉亚严肃地点了点头,看了看手中那些自愿奉献的字据,又看了看窗外热火朝天修缮庄园的征召平民,一股强烈的不安感从脊椎逐步蔓延上来抓住她的心脏。 “王室那边对这里发生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半晌,她抬起头,不复之前的慵懒惬意,整个人犹若黑暗中狩猎的黑猫般,优雅且充满危机。 “王室那边没有回答,五天时间已经够边境的急令使将消息传达回王城,更别说专门培养传达信息的巨鹰了。” “没有消息就行最好的消息,经历过事情的民众怎么想?” “问不出什么,但绝大多数人私底下都认为教会说的是对的,毕竟那天的事对没踏上战场过的他们来说过于血腥。” “各营垒的教会基层呢?” “也没说什么,且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在这三问三答之后拉修莉亚点了点头,退出之前的‘黑猫狩猎’状态,变回了慵懒黏人的小猫咪那样放松下来,随口道:“那就打包吧!” “啊?” 伯爵一脸茫然,搞不懂自己妻子的打算。 “呆瓜。”拉修莉亚一声娇嗔,将手中的字据揉成纸团往伯爵所在方向一丢,击中了他的脑袋:“这十年你就没动过你的木头脑瓜吗?” “王城知道此事、领地民众没有继续被煽动、教会基层还肯见面,就表明了教会选择让步,现在王城正在吃教会让利没空管我们。” “这时不把事情处理好等到王城那些人腾出手?把我们吃干抹净那倒不至于,北地七郡都会借着你一己之力延缓北地亚人突袭的功勋出手帮一帮,但来一手明升暗降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趁现在王室与王城没空管我们,将那些对我们有意见的信众们打包送走远离克里斯都——这个在他们眼里‘色欲之女’所在的地方。” “这个明明尽可能改善了他们生活,最后因虔诚的信仰而被他们厌恶的地方……” […]

Read More

[七宗罪·色欲篇] 色欲之女伊始 拉修莉亚·序

2,872 ViewsCopyright by MoliFX Studio | Author 脑抽的脑抽虫 蒲公英花海,一名身穿洁白长裙的金发少女正位居中央,花海与裙角随微风轻抚摇晃。 花海之外,一位年轻的骑士系好自己的骏马,手捧象征爱意的白蔷薇,望向花海中央。 —————————  这是一个贵族荣耀尚存、王室惠民仍在的时代。 也是一个王权与教会纠缠不清、却相辅相成的时代。 在那广袤的王国大地最西端,传闻生活有貌美精灵的精灵之森以东,存在着一块凸出的王国领地。 这里北接游牧劫掠成性的北地亚人,南依丰饶却危机四伏的精灵之森,西边是高耸入云的云巅山脉,唯有东方一条漫长谷地能有效抵御北地亚人的沿途劫掠,连接东西领土。 远离王都繁华的遥远领土、危机四伏的地理位置、加之较为贫瘠的土地——如果不是这里易开采的铁矿与铜矿储量巨大,只怕这里早就成为北地亚人临冬南下时的一片水草地。 也正因此,这里被命名为‘克里斯都’,在王国俚语的语境下形容为‘容易被劫掠的矿井’。 但贫苦与危机并不能吓退年轻的骑士们。 如今北地边境在王国的经营中愈发巩固的当下,唯有克里斯都这片凸出的王国领土每年都遭受到北地亚人的掠劫。 战争造就功勋,功勋成就爵位。 年轻的骑士们前仆后继,用不计其数的生命与鲜血书写一篇篇传说的同时,也用时间和岁月捍卫了王国的荣耀。 其中的佼佼者,是那位在蒲公英花海前停马驻足的骑士。 至于那名金发少女,则以‘克里斯都伯爵之妻’的身份高雅且从容的为他招待来到克里斯都的达官贵人。 久而久之,‘克里斯都伯爵有一位高雅且美丽的妻子’的传言在王国中声名远扬。甚至在人们提起克里斯都时,其名‘拉修莉亚’的她比起自己的丈夫更加被容易提及。 只是,身为传言的本人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任何喜悦。 相反,此时刚结束宴会的她一脸疲惫地扑倒在自己绵软的大床上,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那身华丽的低胸宴会长裙,把头埋进枕头里发出了气无力的哀嚎: “为什么要有宴会这种东西啊?我想去河边晒太阳,去果园采水果,去花园喝下午茶…” “唔…” 褪下礼服的伯爵一脸宠溺着看着她,岁月使他的面容卸去当初的稚嫩,战争又使他的脸庞多了几分老成。 “辛苦你了,我的公主——你知道我并不擅长对那些权贵虚以为蛇,特别是教会那群狂热的信仰者。” 轻轻取下她头上繁琐的头饰,伯爵坐在床边为她整理起紊乱却丝滑的金色长发。 “教会?今天那个没到来的新主教吗?” 拉修莉亚眯起眼睛,像一只可爱的小母猫那样享受着‘主人’的抚摸与整理,抱着枕头轻声道:“虽说教会的态度有些虚伪,但至少不会主动与我们发生冲突的样子。” “但王城那边的信鸽让我们警惕他们。” 伯爵的语气有些无奈:“旧王卡特·拉瑞西斯三天前去世了,新王是大王子卡特·多米西斯,他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的。” 拉修莉亚目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旧王尚在时王权与教会之间是相互制衡的关系:教会辅佐王权统治子民,而王权保障教会教权稳固。 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如今教会已经深入底层子民的方方面面。 宗教学校教育出来的人才只服从于教会,赡养所与救济会又无时无刻不在收买贫苦子民的人心。 甚至一些地方豪强甚至为了利益与教会相互勾结组成利益团体,一方扮草原狼一方做牧羊犬的唱大戏,损害王室权威之余还在巧立名目的压榨着更多的王室子民。 而旧王早期时为了抵御北地亚人的游牧侵扰不得不暂时将目光移向别处,当再次将目光放回国内之时,教会的势力已经壮大到除王城外遍布王国领土的每一个村庄、每一处角落。 如果王室对教会开战,那么教会肯定会裹挟起民众发动一场所谓的‘圣战’推翻王权。 可如果王室不对教会开战,那么教会就会如同藤蔓那样不断蔓延缠绕整个王国,最后彻底取代王室的统治地位。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旧王卡特·拉瑞西斯则选择另外一种方式根除教会这颗毒瘤——同样来自底层的骑士阶层。 教会不是通过教会学校垄断人才吗?那我就提拔同样来自底层的骑士填补我的人才空缺。 教会不是通过主教与修士扭曲王室政令吗?那我就让手握刀剑的骑士亲口宣布王室政令。 最终当政权底层一步一步被忠于王室的骑士们夺回之时,在失去教会修士蛊惑的民众之后,那时的教会又如何在王室的目光下掀起一丝浪花? 可就在旧王打算利用余生处理教会这颗毒瘤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将他的理想与计划葬送进了坟墓当中。 “因此这次他们就盯上我们了?” 拉修莉亚很清楚自己与丈夫在这场斗争中的立场,如今旧王已逝、新王初立,如果说教会想要彻底阻止王室计划的话,此刻正是最佳时机。 “或许吧。” 伯爵也有些拿捏不准,毕竟相较于旧王的聪慧睿智来说,新王卡特·多米西斯实在是……过于不靠谱了些。 “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加强一下庄园的守卫,以不变应万变。” “至少,我觉得他们不会在毫无理由冲击伯爵的庄园,因为这不亚于对王室手中的一百万的半常备军与三十万的骑士宣战。” […]

Read More

Lockdown Predicament

5,304 ViewsI promised to release the new Molly S mask on 15th May, which obviously turned into a real slap in my face for being too optimistic towards to the situation my city has been currently in. I secretly changed the debut date to 15 June in the hope that it would have left enough […]

Read More

Molly In The Garage

“Molly” represents more than the very first mask with full dedication to SFX details by MoliFX, but also myself, founder of Moli’s Studio. People know me via different identities – crossdresser, entrepreneur, or a son to his father, hence the aliases such as Molitutu, Moli, and Miao Zhu. I hope the correlation in pronunciation will help potential maskers understand what’s behind the product.

Read More

Molly Prototype & Versions Comparison

Here are tips by MoliFX for choosing the perfect Molly.
The default skin tone “Mild-tan” is compatible with most male & female users. It goes perfectly with Zero Touch series too, including Bodysuit and Breastplate. The “Fair” is for those who has lighter skin color. The thickness of the eyebrows is also reduced by 25% in order to be consistent with the makeup. The “Toffee” is about 50% darker than Mild-tan, so as to create a light-black look. The lip color differs accordingly to highlight her beautiful skin texture.

Read More
en_U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