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v

Kurv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 完结(第四篇)

324 Visninger

天,下起了秋后的第一场小雪。

它为秋后的大地盖上一层浅浅的白霜,如同内向的邻家小女般温柔提醒着冬将军即将到来。

但这并未阻碍到人们忙碌的生活。

他们劈柴、腊肉,收拢牲畜、囤积粮草,只为求在寒风凛冽的冬将军来临前尽可能的做足准备,并祈求冷冽的寒冬把土壤中的虫害冻死,好让来年新一轮的黑麦有个无病无灾的大丰收。

平民们忙碌的进行过冬储备,权贵们自然不肯放过一年一次的发财机会。

他们为可能挺不过此次寒冬的落魄民众贴心准备了各种高利贷——有抵押房屋的,有抵押土地的,甚至有抵押上妻女的。

有的家庭只为借得那么些许救急钱挨过这轮寒冬,无奈将这些东西抵押出去,并期许在来年粮食大丰收还上债务。

但更多家庭只会是被这利滚利的契约不断压榨剩余价值,最后越穷越借、越借越穷,无力偿还这利滚利的巨额债款,只能卖身权贵成为凄惨的终身农奴。

就连看起来慈善的教会也选择掺和一脚,只是他们并不是代替这些家庭破碎的民众偿还债务,而是在冬季里为他们每天提供一份稀粥,给他们灌输信仰弥赛亚就能死后上天国的思想,发展与扩大自己的信徒和教众。

前方是看不见希望的未来,后面又有穷凶极恶的权贵对他们敲骨吸髓,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口中宣传的天国愿景就成为了底层百姓的心灵寄托,教会能够如此迅速的发展壮大也并不稀奇了。

但是在王国边陲凸出的一块领土上,权贵的力量并未那么权势滔天,教会的势力也已经被驱赶殆尽。

信徒不再需要缴纳一笔冬季的奉献金,代替了教会救济的救济处与志愿者的募集参与又让部分追求自我的民众感到了满足。

加上之前驱离教会时对公审部分教会人员犯下的罪恶引发的舆论与思考,暮然回首时才发现,没有教会的存在——

似乎……一切都在变好?

——————————

——————————

修缮完毕的庄园内,一名黑发修女穿着露肩修女服面无表情的走过长长的走廊,新雇佣的佣人一边示好一边暗中打量,窃窃私语好奇教会的人为什么会来到这处他们眼中的亵渎之地,却被老一些的前辈低声叫骂:

“你疯了吗?那是色欲之女的使徒!”

“别看她用着这幅甜美的少女脸颊,其实她就是具尸体,是那拉修莉亚用邪恶仪式让使徒附身在这具尸体上帮助她监督命令的——她那一直板着没有表情的脸蛋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有死人,她的脸才会保持面无表情的模样一动不动的!”

随着他的夸夸其谈,一些新来的佣人向他投来的好奇目光。

一时兴起的他在这崇敬好奇的目光中有些飘飘然,连忙感慨这色欲之女是多么的淫邪不堪,令他感到多么多么的气愤,恨不得冲进书房将色欲之女斩杀,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工作拿钱粮?小心被伯爵抓到清算——。”

忽然,一名新来的青年在他身后阴阳怪气道。

“拿…什么叫在这里工作拿钱粮?我这是被迫服役!你不要随便污蔑清白……”

被戳到痛点的那名‘老’佣人气的跳脚,一边嚷嚷着‘这色欲之女发钱粮给自己那是应当’,一边又说着‘恶魔不可能战胜正义’‘教会终究会消灭人间一切罪恶’,周围的人嘻哈一团,好不快活。

……

咚咚咚。

“进来.”

壁炉中的火焰舔舐着柴火,劈啪作响。

屋内内的女主人放下手中的书籍,抬头望向进来的黑发修女,歪了歪头有些意外。

“彭斯康德、德米尔、莱卡三镇的权贵已经知晓您明天即将召开的初冬宴会,但多数权贵对此感到担忧,少数权贵表示拒绝参加宴会。”

黑发修女微微欠身,面无表情的诉说自己此次送帖的经历,并递出了那几张没有送出去的宴会请帖。

接过那几张请帖的女主人瞥了一眼,四张请帖署名全是彭斯康德镇当地的传统权贵,反倒是面前黑发修女的穿着更让她起兴趣。

“无碍,倒是你,『修女』。这段时间被指指点点的感觉怎么样?”

听闻这话的黑发修女微微抬头,面无表情的甜美脸颊罕见的出现一丝波动,幽怨的目光看向那正慵懒享受着壁炉散发出温暖的身影,以及那胸前极为吸引目光的挺翘与雪白。

“唉呀呀…别生气嘛。”

似乎是察觉到黑发修女怨妇般碎碎念的小眼神,女主人撩了下散落脸颊的红色波浪长发,用一幅随意却略显调皮的媚态看向她:“只是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况且你已经大致清楚了克里斯都的情况了吧?”

『修女』收回幽怨的小目光,含蓄的点点头:“克里斯都土地贫瘠,且经过开发的地区大多是山谷丘陵地带,以矿产和畜牧为主要产业,农业基础薄弱且可供种植的面积偏少。”

“虽背靠精灵之森一大片原始森林,可开垦森林变为土地需要大量人力,但自身可种植面积偏少又维持不了过多人口,一来一回就成了一个不能提升人口增长的死循环。”

“何况之前为了稳定强行遣送了一批追随教会的狂信徒与对教会信条深信不疑的民众,克里斯都的人口一下就锐减下来,使得本就缺乏的人力更加缺失,所以拉修莉亚夫人,您又为什么……”

“‘为什么要承担‘色欲之女’的卑劣名声而不是去向大家解释清楚,这样大家就不会反对我与伯爵的统治了’,你想这样问的,对吧?”

『修女』沉默的看向拉修莉亚,那个一星期前将教会信徒遣送出境后就承认自己是‘色欲之女’的女人,自己亲手为她染上象征欲火的红发,亲眼目睹她穿上量身定制的露骨服装——不复往日的高雅、不存昔日的纯洁。

“很高兴你的王国语如今能熟练用于对话,但你都低估了教会在其他地方的影响力。”

拉修莉亚站了起来,被包裹的那对豪乳晃了晃,异常显眼。

她火热的红唇会心一笑,眼中却是止不住的失落:“这其实是我唯一的选择。”

“曾几何时我也同你一样天真,认为一个好名声就是对民众和谐统治的最佳答案,在教会叛乱前一向如此。”

“那时的民众只知道政令出自伯爵之手,他们爱戴伯爵,感谢伯爵,习惯了他的仁慈却忘记了对他的敬畏——我承认当时的我在民众们眼中只是个依靠伯爵的女人,但这并不代表伯爵就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清算。”

“但当你的名声已经好到人们认为自己所作都是正确的、为你好的,而你不能因为这些事报复他们,不然就不配拥有好名声之时,你说这样的好名声还是好名声吗?”

“当时的我啊,就是这样。”

说着说着拉修莉亚嗤笑一声,似乎是嘲讽昔日的自己,又或是讽刺天真的百姓,但略带迷惘的眼神配合之前的话语总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酸。

“教会正是利用了这点,利用充满蛊惑的宣讲与虚构的‘事实’拉拢民众,让自己站在了无懈可击的道德高地之上。”

“很可惜,谁也想不到伯爵居然如此迅速的凯旋、不然当他回来之时就只能看见一个被污蔑成色欲之女的焦尸,甚至还会看见身为帮凶还洋洋得意的民众走上前来……一边用木棒石块对变成焦尸的妻子挫骨扬灰,一边笑盈盈的向他讲述审判的过程而后邀功。”

屋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壁炉的木材燃烧时的噼啪声响。

『修女』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件由教会修女服改造而来的露肩紧身修女服,沉默不语。

而穿着低胸黑色蕾丝裙的拉修莉亚则依靠在书房的窗台,沉默着最忆往昔。

“我想了很多。”

不一会儿,拉修莉亚自己打断了沉默。

“我本想在教会叛乱之后做出改变,例如让自己走上台前,通过仁政与行动不再让这种事情重蹈覆辙。”

“但是我又错了,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这不过让『有着好人名声的仁伯爵』变成『有着好人名声的拉修莉亚』,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改变。”

『修女』眼中闪过一丝明悟,想起了什么,有些心虚。

反而拉修莉亚用手指轻敲窗台,隔着水晶窗户望着外面花园忙碌的仆人们搬运物资,为明晚的初冬宴会做好准备。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另外一种可以改变现状的方法。”

“作为代价,我需要成为教会口中的‘色欲之女’这个……恶魔。”

“To carry out the work of angels in the name of the devil(以魔鬼的名义执行天使的工作)……”

拉修莉亚有些上头的张了张口,明显还想说些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对除开伯爵外的其他人诉讼自己内心所想,可她最后还是止住了想全盘托出的欲望。

而身为聆听者的『修女』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一样,只是倍感同情的看向面前风韵犹存的美丽女士。

『修女』自己明白这种前途未知的感觉,但她终究有个能够追逐的目标。

无论最后拉修莉亚是否能兑现当初的承诺,她都有个理由能够说服自己,在此之前好好的活下去。

那决定背负色欲之女之名的拉修莉亚呢?

除了克里斯都伯爵可以依靠之外,不难想象未来近乎所有一切都将会对她充满恶意。

掌控信仰的教会,传统贵族集团,以及立场未知的王室。

最少从她知晓的信息上看,一切都是那么的灰暗。

若不是克里斯都地理如此偏远,拉修莉亚夫人又是半只脚踏入贵族圈的伯爵妻子,换成随便那个的权贵只怕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就会被吃干抹净。

饶是如此,只要王室一纸令下,失去王室正统庇护的克里斯都能够在教会与贵族的围攻下存活下来么?

“好了,我们别说这种沉闷的话题了。”

拉修莉亚露出略带尴尬的笑容,想要舒缓当前低沉的氛围:“相比这些,不妨帮我想想怎么更加凸显我的魅力如何?”

“啊……好。”

被邀请的『修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发现『修女』发愣的拉修莉亚并没有想太多,只当『修女』共情感有些强,被自己的述白勾起了在教会地牢里的残酷回忆。

“你现在看看我这身怎么样?”

她大方的站在那里,一头象征热辣的火红波浪长发,似乎象征着延绵不绝的爱情,又似指肆意放纵的欲火。

高洁的额头下是挺翘的鼻梁,略带棱角的脸型却为她带来了一丝象征不屈的美感。

精致的锁骨下是一幅包裹不住的胸怀大志,臀圆瘦腰加上美感十足的洁白玉腿,让人有些想入非非。

纯黑的蕾丝裙,如奶一般白皙水嫩的肌肤,二者如水与火的奇妙组合碰撞在一起,散发出充满肉欲诱惑的气场。

“很好看。”

“但是还有一些改进的空间。”

『修女』实事求是,凭借着自己天生对美色的敏感找到些许不足。

“是吗?这是城里最好的裁缝为我定制的。”

拉修莉亚不觉得『修女』是在挑刺,虽然她知道『修女』的故事绝对不可能单纯到只是一个被教会囚禁的娼奴,但她并不打算深究对方的隐秘。

哪怕为什么『修女』为什么可以制作让面具与皮肤完全贴合的特殊药膏,以及为什么她能够熟练的快速缝制出一套与精灵相关的衣服——就好像精灵本人就是她的那样。

“你说还有改进空间,那在明天初冬晚宴之前可以改出来吗?”

“当然,您的意志。”

“但在这之前,不知道拉修莉亚夫人你对‘色欲’这一要求有什么看法?”

毕恭毕敬的『修女』抛出了一个拉修莉亚未曾想过的问题,使她极为困惑。

色欲,代表了男女之间白日宣淫、不知检点,放在女性身上就是对男人欲求不满,日夜想着勾引男人之事。

而她身上这件如同内衣般的蕾丝裙就是人们普遍对色欲之女最直接的感悟——有什么比一个女人白天穿着如内衣般露骨的裙子招摇过市勾引男人的目光更能代表色欲呢?

只是……

面前这名来着东洲的异域少女似乎对‘色欲’有着另一番不同的看法:

“我虽不知道王国对色欲的看法到底如何,但在东洲,色欲这一词其实有两种解释——女子主动勾引男子,以及男子被女子勾起欲火。”

见拉修莉亚满脸疑惑,『修女』快速解释起自己为什么这样发问的理由:“前一种就如您现在设计的穿着这样,露骨、充满肉体诱惑,只需要稍稍露出媚态就会让男性的目光放在你的身体之上。”

“第二种就是气质上的色欲,因为您的……身材条件很好,只需要稍稍凸显一下,再加上您自然而然的高贵气场,不必显露媚态都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说到这里,拉修莉亚顺着『修女』目光望向自己傲人的胸脯——只见自己胸前那双巨大的乳白遮挡住了大半视野,完全看不到身体下半。

“想象一下,您穿着露肩的低胸黑色蕾丝裙,手戴同款黑色蕾丝手套,优雅的坐在椅子上,手捧一杯葡萄酒,怀中再躺着一只黑猫。这时的您足够吸引目光,如同充满未知神秘的贵妇,先生们好奇的打量着你夸张的身材,女士们注意你那充满神秘的气场。”

“在这种情况下,色欲中的欲就已经凸显出来了,不是对快乐的渴求,而是对求知的欲望。”

“那色欲的色呢?”

拉修莉亚开口询问,但随即一拍脑袋,暗恼自己脑筋没转过来。

内衣般的露胸服饰天然就带上一层色欲元素,再加上自己比寻常女性还要大上一圈的美乳,届时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第一眼最先注意到的自然就是刻意凸显的、被低胸服饰包裹的傲人胸脯啊!

第一眼就看女性胸脯的家伙,就算为自己的行为推脱也只能以被色诱、被勾引之类的被‘色’诱惑为理由解释。

这样穿着如此吸睛、刻意凸显自己身材、举止高贵、气质优雅的神秘贵妇,还不能够被称之为色欲之女吗?

不知不觉拉修莉亚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本打算放下身段以放荡的姿态坐实色欲之女之名,虽说有些作呕,但为了将来也只能出此下策。

而现在『修女』提出了另一种可能:谁说色欲之女就要以媚态主动勾引男人?让男人痴迷又何尝不是一种‘色欲’?

甚至这种做法还会将色欲从对等的淫秽概念中剥离,对教会扣上自己头上的《七宗罪》中的‘色欲’概念批判讽刺到支离破碎——

明明是男人们迷恋我,我一个都不答应,凭什么就叫我色欲之女?

我淫秽?淫秽在哪里?

一个个都说我色欲,可我全都拒绝了他们,他们连肌肤都没碰到!

况且我只忠贞自己的丈夫,你们凭什么说我是淫秽的女人?

当淫秽概念不再适用于色欲之时,那么色欲是不是就变成了和美丽、吸引人、情趣之类的中性名称?

聪慧的拉修莉亚顺着这方面去思考,她发现这样做非但不会伤害到自己,反而会动摇教会信仰。

只不过想依靠此思路动摇教会的信仰着实有些困难,可她却乐意见得教会的基础产生裂痕,并因此让信徒之间对教义产生分歧,而后动摇整个教会本身。

时间或许会有些漫长,可种子一旦种下,它终有一天会发芽……

“『修女』…”

“在…”

“谢谢。”

“……”

“……”

“要不,您开张令条,销毁那份契约,放我回家?”

“那就请你交出一千金币的救援费吧,一手交钱一手销毁契约,毕竟我还是很讲信用的。”

望着用期许眼神盯着自己的『修女』,拉修莉亚有些腹黑的提出了对方现在不可能做到的要求,回应她的是‘果真如此’的无奈目光。

———————

———————

初冬宴会。

本意是在冬季降下大雪之前领主们召集部下,吩咐叮嘱整个冬季的政令,以免道路不畅的村镇在大雪掩埋道路的时候胡乱统治百姓,引起民愤。

其中作为王国边防的北地七郡对此极为看重,除去防止小概率的北地亚人冬季掠劫外,也是作为一场考核测试分散在七郡各地的营垒村寨们是否保持忠心。

而从科文德森领土中分离出来的克里斯都自然也保留了这项历史传统。

不过比起其他七郡当做忠诚考核的严肃宴会不同,克里斯都的初冬宴会就显得格外轻松——除开实际统治的权贵较少外,就算在大雪掩埋道路的冬季,三日内大军也能抵达领土最边缘的投送力量也成为统治的有效保障。

“其实说白了就是地方小。”

克里斯都伯爵手里揣着一杯袋冬季御寒用的奶酒,与回程时偶然撞见的莱卡镇青年权贵一起在马车内谈天说地。

“但也正是地方小,才能成为旧王顶住压力也要独立出的新伯爵领。”

青年权贵看着伯爵递过来的装有奶酒的袋子,摇摇头表示接受不了奶酒的那股奇特味道,转而从一旁的座位下取出一杯王都特产的葡萄酒和水晶杯,满上。

“集世间权利于一身的王权,为王权与财富驱使的官员,官员又从百姓中提拔,多好的行政体系啊,只可惜王国深陷传统权贵的泥泽,积重难返。”

他举起手中的水晶杯伸出窗外,望着马车外蒙上一层白霜的田野,一脸惆怅:“敬旧王。”

说罢,手中的葡萄酒撒下。

“别太过伤心了,蒙德里斯。”

一只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名为蒙德里斯的年轻权贵转头望去,发现伯爵竟笑盈盈的望着他:“比起惆怅旧王的逝去,我倒是好奇你怎么时候才肯结婚生子,要是我和拉修莉亚都死了,那可就只剩下你能继承旧王的意志了。”

“哼,死神不会对你们下手的……”

蒙德里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淡漠的回应一声:“……在我死去之前。”

“哈哈哈……”

伯爵听着面前小子的豪言壮语,恍惚间回到了八年前那个跟在他后面的小跟屁虫也是这般的要强,再看看如今这个精壮的帅小子,忍不住的点头:“好啊,好啊,曾经的小跟班已经变成能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

可面对伯爵的点头称赞,蒙德里斯并没有露出骄傲的神情,反倒是砸了砸嘴,颇为不耐:“和我的婚事比起来,你们要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克里斯都的大半权贵前身都是骑士,但并不代表他们都没有被教会或王都那边侵蚀。”

“新王卡特·多米西斯可对身为旧王提拔的我们没有好感,要是他真的利用色欲之女的名声下手,算上北地七郡的求情与你的功勋都保不住这个爵位。”

这还是算上北地七郡求情的假设,如果他们稍微中立一点的话别说爵位,那个新王卡特·多米西斯发起狠来不对克里斯都发起大清洗就算不错了。

谁叫新旧王二者关系并不是父子,而是舅侄呢?

而且是被宠溺过头,变得好大喜功的侄子。

伯爵自然清楚这个问题,他点了点头,回应道:

“所以,我已经提前往王城那边书信一封,请求卸下伯爵之位,让克里斯都以自由领的方式协助王国看守边疆。”

“自由领?!你疯了???”

蒙德里斯一脸震惊的看着伯爵,试图从他细微的表情中看出他内心的想法。

但面对如同雕塑一般威严的中年男人,他失败了。

“或许吧,蒙德里斯。”

伯爵耸了耸肩膀,一脸沉重道:“但这是我们两个的共同决定。”

他叹了口气,随后将一切娓娓道来……

所谓的自由领,不过是一处类似无法地带的地方。

在这里所有王国商队的交易都不需要付出关税,同样该领地的所有势力也不能够攻击来到地处交易的王国商队。

作为代价,王国并不会主动攻打自由领,也不会主动去保护自由领。

一是彰显王国仁慈,二是从法理上王国不能去侵占自由领的领地。

但是王国不可以不代表商队不可以啊!

参考回最开始的那条,王国商队的交易都不需要付出关税,以及自由领内的势力不能攻击自由领内的王国商队。

是,王国商队是没有能力去攻打自由领的势力,但是人家可以用金钱去吞并自由领的领土啊。

而王国商队掌控的自由领领土因为一些‘意外’作为给王国的赔偿,最后这些商队的领土又回到了王国的控制之下,完成一次宣称的轮回。

表面是王国仁慈的恩赐,实际上是放血般的慢性死亡。

这本是王城政权间流传的规矩,底层的百姓根本不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但已经半只脚跨入王国决策层的克里斯都伯爵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新王不喜欢旧王的所有决策,这是整个王国人尽皆知的事情,可克里斯都恰好就是旧王新政治制度的尝试。

克里斯都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让克里斯都进入新王的视野,知道了旧王在王国边境起了个脱离王国传统政治体系的框架,他会不去想这是不是旧王想要阻碍他统治的后手吗?

不可能的!

所以一旦克里斯都出事,新王肯定会想方设法去捣毁这套旧王遗留下的统治体系。

对,伯爵确实不懂政务,但是政务说白了是对底层民众的约束信条,这是拉修莉亚所擅长的。

不过一旦涉及到王国高层恪守的规矩,伯爵表示这才是他另外擅长的领域。

“而且别忘了,商会想要收购自由领的土地,渠道又是什么?”

“第一个就是掌握有信众奉献土地的教会,他们一般会与那些商会背后的权贵交换利益,将自由领的土地低价售卖给商会背后的权贵。”

“但,我们将教会的势力驱离出境,所以第一条商会与教会合作收购信众手中的土地并不现实。”

伯爵幸灾乐祸的摇摇头,抿了口手中用皮袋装着的奶酒,酸甜的口感与回味十足的特殊芳香令长叹一声,沉醉其中。

“这第二个嘛,就是从百姓手中收买土地了。”

“王权为了向民众施恩经常会号令所有权贵除了额定土地外的所有土地一律分于民众,所以一般所有百姓都会有地契在自己手中。”

“不过钻漏洞大家都会,只要不太过分大伙儿都当没看到——我们之前驱离教会与不满统治的百姓时折算回收的超额地契依旧有效。”

“新王要是敢破坏最短一百年一次的权贵分地规则,专门针对克里斯都,那他第二天就会溺死在某个王妃的肚皮上。”

这时,蒙德里斯也回味过来,他也一样幸灾乐祸的为自己重新倒了杯葡萄酒,优雅的摇晃着水晶杯,细嗅陈年佳酿芬芳:

“很不凑巧,一百年一次的权贵分地就在克里斯都伯爵领成立时发生。”

两人相视一笑,抿酒相庆。

“最后一条渠道嘛,就是权贵。”

“而权贵……”

“叮叮~~~”

一声铜铃打断了伯爵的话语,车内两人扭头望去,原来二人在谈话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克里斯都城外的伯爵庄园。

此时的天色未晚,各色马车停满路边,负责拉车的马匹卸下鞍子被送去不远的马厩歇息包养,一些马夫则找了块较为隐蔽的地方歇息乘凉,或是与相随的仆人聚在一起吃着庄园特地给下人安排的点心与饮料。

“走吧,蒙德里斯。”

“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他发自真心的感慨一声,随后一马当先的踏着垫脚凳走出马车,接过部下递过来的披风直接披上。

蒙德里斯看着伯爵坚毅的背影,傲然的点了点头:“我会的,不用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至于打破这种传统之后是好是坏,蒙德里斯并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在将来活在表面光鲜亮丽,实际一潭死水的王国之中。

这也是大多数骑士共同的理想。

——————

——————

宴会大厅。

人们交流着彼此不知道的趣事,分享着王城中传来的各种小道消息,随后正举杯相庆,在乐师奏响的优美乐曲中欢度大雪来临前最后一场宴会时光

只是细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看似其乐融融的宴会大厅的人群隐约分为了两派:

左边的人群穿着华丽服饰、举止优雅从容,他们在克里斯都成立之前就在这片地区存在千百年之久,是地地道道的传统权贵。

右边的人群穿着大气简约、举止风雷厉行,他们正是骑士出身的荣誉骑士阶层,是旧王理想制度下为王国注入活力的新兴权贵。

如果在以往,宴会中的双方不说是针锋相对,那也得是不相往来。

但是如今伯爵的妻子竟然敢正大光明的宣称自己就是‘色欲之女’,进而否决之前十年统治积累留下的名声,让今日的宴会充满了未知的变数。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亨德森,你那边有头绪吗?”

“别看着我,我在王城产股的商会级别太低,要么她和伯爵与王城那边达成什么协议,要么就是她和伯爵犯傻,总之——我不知道。”

“呵,我倒是觉得他们两个很聪明,本就是依靠旧王威望强行把我们应有的权利拿走,而后以他们的名义示好民众。结果旧王一死,教会那些人又把他们积攒的名声弄得七八乱,索性直接抛弃名声,妻子当‘色欲之女’,丈夫当被诱惑的‘失心人’。克里斯都这块地离王城那么远,就科文德森伯爵都嫌弃这块土地的贫瘠程度,王国想来也没有回收的欲望。”一名身穿贵妇礼裙的女子凑了上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见得,如果克里斯都从王国中分裂出去,那么我们就是动摇他们统治的基础,真要如此,他们早就开始对我们、而不是对教会和那群不服从他们的贱民们下手了。”

他们当中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摇了摇头:“一来我们在场的自己人(传统权贵)几乎垄断了克里斯都所有的商品流通,二来我们随时可以召集暗中募集的私兵拉出一支队伍,加上德米尔这个克里斯都唯一产出谷物粮食的山谷平原和周边想要的地形,他们根本不敢与我们彻底翻脸。”

“所以我更倾向于他们与王城那边达成了什么协议,只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而已。”

他的猜测让这小群体中的几位权贵愣了会,之后几人或沉思或张望,显然各有各的想法。

“不必有太多猜想,我们在此扎根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往上追溯少说都有三百年往上的家族历。”

发现这个松散的权贵小团体隐隐出现涣散的迹象,他连忙安慰道:“王国高层的利益交换与我们并无太大关系,无论王国高层达成什么用的协议,终究需要我们这些位于底层的小权贵们帮忙统治那群人数众多的愚民。”

听着这句句在理的话语,众人才稍稍安心。

正如老者所言,无论王国高层做出什么利益交换,都影响不到他们这些位于底层顶端的小权贵们。

除非他们想要违背王国千年的传统,但那将面对他们带动所有民众发起对高层的反扑。

“况且今天参加的是‘色欲之女’邀请的宴会,与其苦恼这些,倒不如猜测下那拉修莉亚将会以何种姿态呈现色欲之女之姿?”

恶趣味的嘲弄不但使得对未知感到担忧的氛围一扫而空,还让小团体里的在场几位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

恰好此时伴随着宴会钟声的响起,乐师停止演奏有序退场,参加宴会的客人们纷纷望向大门望去,传统权贵的眼中满是戏谑与好奇,而荣誉骑士们眼中皆是不忍和阴沉。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在场的众人有些躁动,纷纷好奇为何邀请宴会的主人还未露面。

因为按传统礼节此时应请帖的主人应该露面,感谢大家过来参加宴会,之后与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直到深夜散场。

“不会是伯爵中途耽误了吧?”有人不满的猜测。

“可能是拉修莉亚姿态太过不雅,被伯爵打骂回去?”也有人在异想天开。

就在人们即将失去耐心之际,宴会厅的大门似掐着时间般恰到好处的开启,众人赶紧望去,却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直冲自己的天灵盖。

领头进来的是面色不善的伯爵。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一手提着一颗正在滴血的头颅,一手提着猩红的长剑,身后还跟着十来个全副武装、带着头铠看不起面容的全装骑士。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伯爵会拿着颗人头?

难不成他是想一锅端他们吗?

伯爵向左边望去,强烈的肃杀之气与滴血的头颅让传统权贵纷纷低头。

伯爵向又边望去,大多数荣誉骑士对他行礼,但目光中都闪烁着诧异。

“我不希望今天有人再做出出格的事……”

他缓缓开口,定下了手中滴血头颅的性质,随后向前一抛,那滴血的头颅咕噜咕噜的在地毯上向前滚去,直至撞到用于演讲和演奏的台阶上,停了下来。

众人相互对视,快速的用目光确定那头颅的信息,经过一番快速确认在场的权贵都不认识这颗头颅的面容之后,所有人也松了口气。

只有伯爵沉默着踏上台阶,转过身来将手中的长剑插在台阶上,双手扶住握把后面的配重球,一言不发。

半响.

“我,克里斯都伯爵——”

“授予拉修莉亚全权负责克里斯都的所有政务,并要求在场所有人遵从拉修莉亚的政令。”

“谁赞成,谁反对?”

淡漠的目光扫视全场,如雄狮般骇人的气场从他身上发出,再加上那十几个虎视眈眈的全装骑士……

这不就是把人按在斩首台上签欠条,要么承认要么死?

当然对此有意见的人只敢在心里叨叨,真要现在就喊‘我反对’那是不可能的。

大不了阳奉阴违,又或者当无事发生就是了,毕竟又没有白纸黑字,凭什么要我服从她的命令?

他们可不是毛躁小子,会因为一句承认的话就气急败坏。

“都不反对是吧?”

伯爵才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见大家都没话说,停顿一下,换了个比较沧桑的语气:“拉修莉亚。”

“来吧……”

安静。

然后…

惊疑。

困惑。

审视。

妒忌。

目不转睛。

她光着腿,脚上穿着奇怪的带跟鞋子,遮住了五个脚趾,露出大片精致的脚背。

她穿着开叉的贴身礼裙,只用纯黑的蕾丝稍作点缀,开叉的那道裂缝直至腰臀,随着优雅似猫的步伐在一前一后中撑开又闭合,引人无限遐想。

更让人为之惊叹的是她那胸前挺拔、圆润,仅仅只是衣物的包裹就能轻易挤出深深的乳沟。加上低胸深V的微妙设计,让这乳沟从视角上一路向下展现,在即将越过顶峰时收拢聚合,撩起那想要轻轻看下看着酥胸弹起的躁动人心。

披挂的蕾丝云肩很好的遮掩了露出的大片香肩,却更突出了胸前未被遮掩的锁骨与那本就吸睛的傲人双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精妙作用。

热辣的红唇,不难想象那吻痕会有多么红润。

红色的波浪长发,宣告着此人倾诉不尽的满腔欲火。

瑰红打底的眼妆加强女人的妩媚,如深幽般的黑却勾勒出一丝非人的诡谲。

她就如同深夜里的明灯,那般的散发出难以忽视的气场,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先生们望着她,对她惊疑、对她困惑,惊疑她既然如此美丽,困惑她为之前何要隐藏身材。

女士们也望着她,对她审视、对她妒忌,审视她究竟是不是本人,妒忌她为何有如此好的身材。

但不约而同的,他们都目不转睛。

似猫的步伐让双乳晃上三晃,先生们的目光便跟着动上三下。

温润白皙的大腿踏上台阶,高开叉的礼裙就滑落露出性感修长的美腿,女士们心中的妒火就更高一丈。

“不就是个只会勾引男人的婊子吗?”

一句充满妒忌的女声突然传来,打破了宴会大厅的宁静,也引来了伯爵充满威胁的目光。

那句女声连忙沉寂下去,但却也道破了在场女性心中的小九九。

她们本对自己浓妆艳抹、穿金戴银的妆容与服饰感到满意,现在却只觉得自己像极了马戏团中化了妆的猴子,什么奢华就往自己身上穿,什么昂贵就往自己身上抹。

恨不得十根手指都戴上宝石戒指,头上插满各种珍贵发饰。

而后呢?

别人就画了个简单的妆容,穿了套贴身且凸显身材的服装,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她的胸可以那么的聚拢挺翘,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套搭配,就把自己男人的魂都快勾走了。

台下的女士们气愤着用手扭自家先生的腰,台上的拉修莉亚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领神会的歪了歪头。

随后她一手托胸,让自己的本就挺拔的胸部更加凸显。

一手将耳边的发丝抚至耳后,手指从嘴角滑落自己的胸前,并露出一丝媚态的微笑:“重新自我介绍下,我叫拉修莉亚。”

“教会认定的色欲之女——拉修莉亚。”

充满肉欲诱惑的外表。

以及散发着优雅神秘、似狩猎般的危险目光。

Ingen svar på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 完结(第四篇)

Skriv et svar

Din e-mailadresse vil ikke blive publiceret. Krævede felter er markeret med *

da_DKDA
%d bloggere kan lide d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