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enkorb

Warenkorb

[七宗罪·色欲篇] 色欲之女伊始拉修莉亚·序

8.629 Ansichten

Copyright von MoliFX Studio | Autor 脑抽的脑抽虫

蒲公英花海,一名身穿洁白长裙的金发少女正位居中央,花海与裙角随微风轻抚摇晃。

花海之外,一位年轻的骑士系好自己的骏马,手捧象征爱意的白蔷薇,望向花海中央。

————————— 

这是一个贵族荣耀尚存、王室惠民仍在的时代。

也是一个王权与教会纠缠不清、却相辅相成的时代。

在那广袤的王国大地最西端,传闻生活有貌美精灵的精灵之森以东,存在着一块凸出的王国领地。

"掠,连接东西领土。

"水草地。

也正因此,这里被命名为'克里斯都',在王国俚语的语境下形容为'容易被劫掠的矿井'。

但贫苦与危机并不能吓退年轻的骑士们。

如今 北 地 边境 王国 的 经营 中 愈发 巩固 的 当下 , 唯有 都 都 片 凸出 凸出 的 领土 每 年 都 到 北 地亚人 的 掠劫 掠劫 掠劫。 ≤

战争造就功勋,功勋成就爵位。

年轻的骑士们前仆后继,用不计其数的生命与鲜血书写一篇篇传说的同时,也用时和。卆卆卆卆卆卆卆卆卆卆卆卆卍

其中的佼佼者,是那位在蒲公英花海前停马驻足的骑士。

至于那名金发少女,则以'克里斯都伯爵之妻'的身份高雅且从容的为他招待来到克都的辂克都的辂庘

"提及。

只是,身为传言的本人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任何喜悦。

相反 , 此时 结束 宴会 的 她 一 脸 疲惫 地 在 自己 绵软 的 大床 上 , 完全 不 在意 身上 那身 华丽 低胸宴 会长 裙 , 把 把 埋进 枕头 里 了 气无力 的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哀嚎 &

„为什么要有宴会这种东西啊?我想去河边晒太阳,去果园采水果,去花园喝下午茶…“

„唔…“

褪下礼服的伯爵一脸宠溺着看着她,岁月使他的面容卸去当初的稚嫩,战争又使他的脸嫩,战争又使他的脸嫀夆分分分分她

„辛苦你了,我的公主——你知道我并不擅长对那些权贵虚以为蛇,特别是教会那群狂热的信仰者。“

轻轻取下她头上繁琐的头饰,伯爵坐在床边为她整理起紊乱却丝滑的金色长发。

„教会?今天那个没到来的新主教吗?“

"的样子。”

„但王城那边的信鸽让我们警惕他们。“

"

拉修莉亚目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旧王尚在时王权与教会之间是相互制衡的关系:教会辅佐王权统治子民,而王权保障教会教权瀨庨庨庨

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如今教会已经深入底层子民的方方面面。

宗教学校教育出来的人才只服从于教会,赡养所与救济会又无时无刻不在收买贫苦子民的促。

"

"每一处角落。

如果王室对教会开战,那么教会肯定会裹挟起民众发动一场所谓的'圣战'推翻王权。

可如果王室不对教会开战,那么教会就会如同藤蔓那样不断蔓延缠绕整个王国,最后彻取王国最后彻什室玤宀宀宀室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旧王卡特·拉瑞西斯则选择另外一种方式根除教会这颗毒瘤——同样来自底层的骑士阶层。

教会不是通过教会学校垄断人才吗?那我就提拔同样来自底层的骑士填补我的人才空缺。

教会不是通过主教与修士扭曲王室政令吗?那我就让手握刀剑的骑士亲口宣布王室政令。

最终 当 政权 底层 步 一 步 被 忠于 王室 的 骑士们 夺回 时 , 在 失去 教会 修士 蛊惑 的 民众 之后 那时 的 教会 又 如何 在 王室 的 目光 下 一 丝 浪花 浪花??????????? ≤

可就在旧王打算利用余生处理教会这颗毒瘤之际;

„因此这次他们就盯上我们了?“

拉修莉亚 很 清楚 与 丈夫 在 这 场 斗争 中 的 立场 , 旧 王已逝 、 新王 初立 , 如果 说 教会 想要 彻底 王室 计划 的话 , 此刻 正 是 最 佳 时机。。。 ≤

„或许吧。“

伯爵也有些拿捏不准,毕竟相较于旧王的聪慧睿智来说,新王卡特·多米西斯实在是……过于不靠亂亂

„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加强一下庄园的守卫,以不变应万变。“

"

„如果我们的新王不会愚蠢到放弃手中持握的利剑,亲手将它丢下悬崖的话。“

对未来有些悲观的伯爵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妻子拉修莉亚抱着枕头正歪头正歪头思紀䀹

„怎么了?“伯爵有些好奇。

„我 在 想 我们 应该 有 属于 属于 我们 孩子 孩子 孩子 拉修利亚 拉修利亚 失落 , 着 束 束 腰摸 了 自己 柔软 却 弹性 的 小肚子 小肚子 : : 我们 我们 快 十 了 , 可是 我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 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关系的,拉修莉亚,我不在乎孩子,我只在乎你。“

伯爵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望着她发育到丰满成熟的娇躯,揽过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反手向丂〸

“呀!”

"

„讨厌……“

„可是我不讨厌。“

„不要揉了,好奇怪……“

„你不是想要孩子嘛?我提前帮你适应一下。“

“你都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属于你的孩子。“

„呜……“

流莺啼转,一夜无话。

翌日。

北地亚人,提前南下了。

"

听闻这个消息的拉修莉亚惊骇的放下了手中正在缝制的衣服;

果然 , 克里斯 都 早 已 在 公馆 大厅 里 与 部下 骑士们 围 在 地图 中 商讨 计划 计划 自己 的 到来 打断 了 这 一 举措。。。。。。。。。。。。。。。。。。。。。。 -

„亲爱的,战争又开始了?“

围在地图边缘的骑士们纷纷回头,发现是伯爵的夫人到来后纷纷退至两旁让出了一条道路。

„拉修莉亚,我的挚爱……“

"防线……”

"

„老实说,这个方案过于冒险,甚至让我一度想要否决。“

伯爵的声音颤抖着,仿佛做着什么艰难的取舍。

"

"

„亲爱的,你还记得你想我告白的时候吗?“

„当然记得,拉修莉亚。“伯爵有些抗拒拉修莉亚的手指触碰,将头侧到一边。

„一个月后的今天就是你想我告白的十周年,你还记得我那时候身上穿的衣服吗?“

”我 记得 , 我 永远 记得。 伯爵叹 伯爵叹 了 口气 眼神 中 充斥 曾经 曾经 过往 过往 : : : 那时 你 的 在 蒲公英花海 之中 身穿 身穿 的 长裙 长裙 , 神秘 高雅。。。"

"花。”

克里斯都伯爵的鼻子一酸,整个人泛起了泪光扬起了头,不想让眼泪落下。

„该走了。“

他轻声说道。

但挂在自己身上的拉修莉亚却又抓紧几分。

„等着我。“

他顺着拉修莉亚那金色的柔顺长发,摸了摸她的头。

可拉修莉亚却一口轻咬上他的脖颈,似乎又怕他感到痛那样快速松开,用自己娇小的舌尖轻轻舂】

„我会如英雄般归来。“

他缓缓的站起了身,身上的美人渐渐滑落,看到这幕生离死别的骑士们微微低头,家有有埶曳埶埶埶亹家有埶儿

„我等着你。“

瘫坐在地上的美人喃喃自语,泪水大滴大滴的划过脸颊,落在大理石砖上,溅起一片片痕渍。

但他却面无表情,目光笔直前方,毫不理喻身后哭泣的拉修莉亚,发号施令:

“全体都有!出发!”

——————————

„伯爵带着所有骑士都出发了?“

摇曳的烛火中,正向神像匍匐跪拜的老者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开口道。

„没错,“

„包括军营那些常备军?“

„对!“

„那可以……“

来者 做出 个 抹 脖子 动作 动作 , 但 却 被 影 摇头 拒绝 : : : 不 行 行 , 我们 还 缺少 个 理由 一 个 个 让 民众们 理直 气壮 的 理由 理由 理由…

他缓缓起身,幽暗的烛光下他伸手抚摸起身前圣桌上的一本书籍。

„《七宗罪》。“

他缓缓开口,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烛火为之摇曳。

„海尔德·里斯曼。“

„在。“

„让'它'为我们的信众提供一个理由吧。“

他 敲 了 敲桌 那 本 用 羊 皮 纸 书写 的 书籍 再 抬头 看向 了 昏暗烛 火下 火下 明明 有 着 慈爱 面孔 、 铲除 世间 世间 世间 的 弥赛 弥赛 女 "原罪……”

„为了弥赛亚。“

————————————

似乎是在克里斯都伯爵去往前线的那天之后,一则谣言流传在克里斯都的大街小巷之中。

„哎,你听说了吗?伯爵的妻子拉修莉亚是个浪荡的女人……“

„哦?还有这事?一杯麦酒,细说。“

“我也是听来的,他们说这个拉修莉亚啊身材好得很,胸前的两团跟个木瓜一样大,屁股也丰满的不像话。更关键的是她一直都在欲求不满,天天求着想被人上,说是被'色欲'选中成为'色欲'之女,才会有这种身材!”

”我 还 听说 啊 她 她 喜欢 喜欢 宴会 上 和 那些 达官 人们 人们 乱来 所以 每 每 个 她 宴会 的 男人 会 赞不绝口。 像 像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话 高雅 高雅 高雅 高雅 高雅 话 话 伯爵 早 绿帽 不 像 像 话 话 话 话 话. ,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生了十几二十个小孩生坏了肚子,所以现在搞得伯爵一个孩子有。”

"

„说的好像你尝过一样。“

„我怎么没尝过?她胸前那对木瓜嫩的捏一下就出水使得,稍微揉两下还会喷乳呢!“

低劣、粗俗、下三滥的词汇充斥着谣言的里里外外,挑拨着民众的猎奇,也刺激着拉绀䀥〥。

„教会!“

看着桌面上下仆与卫兵收集而来的谣言,身穿洁白长裙的拉修莉亚压抑着自己止不住的愤怒。

很明显,这是教会在打压自己的名声,进而还能连带上自己的丈夫一起进行诬陷。

这 种 行为 不亚于 教会 对 王室 权威 发起 挑战 , 但是 教会 次 挑选 的 时间 十分 巧妙 "亚人的报复劫掠……

这局势可谓是一团乱麻。

" 。

………

何况 如今 大军 在 前线 作战 如果 一旦 让 自己 的 丈夫 脱离 战线 战局 战局 溃败 恐怕 恐怕 到时 的 都 顶 不 压力 要 处死 自己 和 和 丈夫。。。。。。。。。。。。。。。。。。。。。 “

甚至就自己连逃避都不可取。

因为 自己 这样 做 会 被 教会 以 此 坐实 谣言 , 甚至 会 自己 自己 是 留下 留下 的 真空 , 最终 成为 教会 王权博弈 下 的 牺牲品 牺牲品 牺牲品。。。。。。。。。。。。。。。。。。。。 “

„明知绞索会杀死自己,却不能拒绝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拉修莉亚沉默着,叹息一声,随后叫来卫兵,吩咐道:

„去找两个人到教会,就说我邀请新上任的那位主教商讨谣言问题。“

"

————————————

教会。

„海尔德,你怎么看?“一名老者翻看着手中的《七宗罪》,淡然道。

”庄园 守卫 人数 虽 少 , 但 精良 精良 精良 精良 精良 精良 取下头袍 取下头袍 取下头袍 取下头袍 , 露出 却 充满 狂热 少年 面 庞 庞 : : 不过 已经 不少 信徒们 坚信 坚信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 拉修莉亚就是色欲的化身,并愿意为消灭'色欲之女'而献身。”

„既然如此,虽有些不义,但为了建设'地上天国'——海尔德,你放手去做吧。“

老者 一 脸 郑重 将 手中 的 《七 宗 罪》 放 少年 手心 手心 在 身后 弥赛 弥赛 女 神像 的 注视 下 身于 琉璃 照映进 的 光芒 中 , 如 般 高洁 圣雅 圣雅。。。。。。。。。。。。 ≤

…………

……

门外 , 一 狂热 的 信徒 突然 用 匕首 隐秘 刺向 前来 传达 指令 的 守卫 , 被 守卫 发现 并 一 脚 踹开 下 意识 的 拔出 了 了 长剑。。。。 -

“杀人啦!拉修莉亚派人来教会杀人啦!”

" 。

边跑还边高声呼救:“救命啊,救命啊!”

"

“哗!”

瞬间,教会门前围观的人群喧哗起来,普通的百姓在逃现场,胆大的信徒们涌向教要向教要向教要向教要向教要向教要向教要

而在守卫还没回过神来时,几名手持农具的信徒不知从哪里涌上前来,与全副武裝的守卫戥肺〘〘

这些 被 教会 洗脑 的 信徒们 天真的 认为 面前 的 守卫 是 过来 主教 的 刺客 , 纷纷 挥舞 起 手 中 农具 , 之后 被 精通 武艺 的 守卫 挥手 斩杀 斩杀。。 的 &

血染教会门前。

"

„或许,拉修莉亚真的是'色欲'的化身?被恶魔占肉身的'色欲之女'?“

但仿佛是设计好的那样,事情一环接一环,完全不给民众们一丝思考机会。

只见四五个拿着弓弩的狂信徒跳了出来,对着交战中的守卫放起了冷箭。

铁质箭头的弩矢击穿了守卫了胸甲,最终以八名信徒死亡,两个守卫毙命的局面纆这教教教教教伉伉

“信徒们!”

紧闭的教会大门缓缓敞开,走出来了一位身披洁白长袍,腰系红色系带的少年郎。

„流传民间的谣言无意间点破了'色欲之女'拉修莉亚潜藏人间的阴谋!“

“为此,她不惜代价想要击杀新上任的主教,以便短暂扰乱教会的秩序,方便她本亝潜逃惑序,方便她本亝潜要击杀新上任的主教!”

„这!就是证据!“

说罢,他指了指地上身中数箭死亡的两名守卫,不顾下面信徒的议论纷纷。

"

„既然《七宗罪》中最容易发现的'色欲'已经降临人间,那么就代表着与其他六罪一起污染䎆其他六罪一起污染䎆庆发现的'色欲'已经降临人间

„看看现在的国家吧!你们只能干着劳苦的工作,一天忙碌到晚,换来的不过是几块面包、一瓶麦”

“在看看那些被《七宗罪》腐化的罪人!他们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的琼浆蜜露!甚至在穿着你们织出来的衣服、住在你们盖出来的房子、吃着你们种出来的黑麦,还要嘲笑着对你们说你们是低劣的、丑陋的、恶俗不堪的贱民!”

„你们!可以忍耐吗?!“

„不答应!“

很快,就像是洪水时溃堤的堤坝那样,一开始只是一个人,渐渐的这股声音愈演愈烈。

“不答应!”

“不答应!”

“不答应!”

看着情绪被调动起来的人群,海尔德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用他那青嫩却充满诱惑的声音继续大隓

„他们是猪猡。“

„他们是蛀虫!“

„他们将一切揽入自己囊中,只给你们一些残羹剩饭!“

„他们已经堕落了,被《七宗罪》彻底腐化。“

"

„我们会在弥赛亚的目光下杜绝一切贪污,把你们该有的都给到你们手上。“

„我们会在弥赛亚的目光下杜绝一切腐败,只拿我们微不足道的一丝酬劳。“

„我们会在弥赛亚的目光下杜绝一切邪恶,让世间一切罪恶都由我们承担。“

„我们会在弥赛亚的目光下守护一切羔羊,在弥赛亚慈爱永恒的目光之下!“

躁动、狂热。

被 调动 的 汹涌 满溢 在 教会 门前 的 那 篇空地 上 , 人 都 用 狂热 的 目光 看 着 海尔德 , 所有 都 被 他 描绘 的 美好 未来 所 蛊惑。。。 &

没有 人 冷静 思考 的 工作 价值 能否 匹配 这些 蛊惑 话语.一生都未必能够企及的财富……

“去庄园!活捉'色欲之女'!教会将奉还你们该有的一切!”

"

…………

……

最后一名忠诚的守卫倒下了。

被众多武装的狂信徒包围的拉修莉亚从容的举起手中红茶,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等待着最倰倐倰倰倰

因为她知道,这个发起者、不,或者说教会本身,他们自一开始就不打算让自己活下来。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教会想要趁乱夺权的战争。

而自己、或者说克里斯都,就是教会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成了,克里斯都储备的铁矿能为教会源源不绝的打造军备。

败了,不过是丢个面子向王室卑微妥协,并将那个新上任的主教推上断头台充当替死鬼,动摑子动摑

甚至 还 会 利用 散布 的 谣言 鼓动 民意 民意 让 他们 相信 自己 是 个 放荡不堪 的 的 坏 女人 , 只 是 受 了 这 种 耻辱 而 后 带领 民众 民众 消灭 罪恶 '。

既然已经知晓自己将会死的这么彻底、毫无转机,又何必做出让人耻笑的行为呢?

„可惜, 亲爱的……“

„最后没能再见到你一面。“

她轻叹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茶具。

”居然 面对 这么 多 都 没有 一 一 丝 惊慌 你 到底 是 呢 呢 高贵 的 宴会 宴会 白 天鹅? 又 或者是 她 身体 的 的 的 色欲 女 女 女 '拉修莉亚' …… ”

"

“红色系带,教会红带主教……教会已经开始随意到让十三四岁的少年当一地主教了吗?”拉修莉亚收起她那副随性模样,神情有些严肃。

„或许吧。“

海尔德耸了耸肩:“经过多年在教会学校学习的我们更加懂得'圣经'的含义,也更能承担设'地乿

„'地上天国'?“

"

„呵,可惜你不会见到那天的到来。“

海尔德无视了拉修莉亚的嘲讽,讪笑几声后挥手道:

“带走!”

"之上,游街示众。

————————

„什么?拉修莉亚要被教会'审判'?!“

距离 庄园 二十 地 外 的 军营 内 , 出征 归来 的 克里斯 伯爵 还 没 从 战 马上 下来 就 了 这个 让 差点 气昏 厥 过去 过去 的 消息。 ≤

没错,仅仅出征半个月,克里斯都伯爵就以所有人意想不到的胜利姿态如闪电般归来。

只因为他同科文德森伯爵一起参与了一场关乎整个北地七郡的生死豪赌——换家!

既然北地亚人是匆忙集结,那么就意味着能迅速赶到位置的都是最富活力的青壮年。

"牧群就是王国最好的打击对象。

好到 以至于 克里斯 都 并 不 需要 做 些 什么 什么 只 需要 绕开 地亚人 地亚人 集结点 与 与 进军 路线 , 一路 奔袭 肆意 跟随 跟随 这些 的 的 牲畜 便 好 好 好 好 - - - -

"自己最终卖身为奴只为苟活的下场。

简单、轻松,却直击要害造成极大影响。

以至于许多在北地七郡开始肆虐的北地亚人纷纷退却,返回草原保护自己的家庭财产。

北地七郡也获得了调兵遣将的时间,迅速巩固自己的防御以针对性的姿态应对延迟到来的掠劫。。

"

幸运的是,他们赌赢了,并且得胜归来后快马加鞭的回家准备给妻子一个惊喜。

"

„我曰你全家的教会!“

得知这个消息的克里斯都伯爵那叫个气啊,教会的'审判'那叫做'审判'嘛?

那TM是把你挂起来骂的体无完肤,完事还要让你家人对教会那群渣滓表达感激,最后亲手点火后还在那里骂你是恶魔,把你的哭号当成是恶魔临死前的忏悔兴高采烈看着你在烈火中活活被烧死。

教会居然敢和王权正面较量?是你的武装信徒给你信心了还是王国的常备军与骑士不行了?

"

…………

……

„教会的信徒们!“

"

“但弥赛亚并没有因此抛弃他们,即使有人不再保持纯真,即使有人不再信仰着她,但她却是那般的慈爱,以至于写下《七宗罪》用于警示世人、不希望他人再度重蹈覆辙。”

„然而,却总有人顺从自己内心深处的恶魔,想要践踏弥赛亚创造的美好羊圈!“

"

"自己在看着别人被'审判'那样,如同大理石般冰冷与漠然。

不过这并不能让海尔德感到不满亦或是其他。

"

克里斯都伯爵的报复?

一切不过是无能狂怒罢了。

„拉修莉亚! 克里斯 都 伯爵 妻子 , 她 她 了 弥赛亚期 许世人 的 一 一 制度 , 转而顺从 转而顺从 自己 的! 抛弃 自己 丈夫 , 举办 淫靡 的 的 宴会 在 宴会 中 找素 找素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不 的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丈夫 , , , , 举办 举办 找素 找素 自己 的 丈夫 , 举办 淫靡 的! 宴会 找素 自己 不 的 , , 举办 淫靡 的! 宴会 中 找素 找素 找素相识的男人满足自己的欲望!”

„她,就是被'色欲'侵占后的恶魔!占据着原先那高雅夫人的躯壳,勾引蛊惑弥赛亚治下的羔羊走丂”

审判台下一片嘈杂,似乎是再被这个宣判的结果感到惊讶。

但更多的是盲从着混杂在人群中默不出声。

„如果 与 被 '色欲' 侵占 后 的 恶魔 肉体 深入 接触 男性 就 会 被 吸走 精气 与 魂魄 , 而后 蛊惑 这些 误入 的 羔羊 奉献 净。。。。。。。。。。。。。。。。。。。。。。。。。。。。。。。。。。。。。。。。。。。。。。。。。。。。。。。。。。。。。。。。。。。。。。。。。。。。。。。。。。。。。。。。。。。。。。。。。。。。。。。。 自己 自己 将 将 他们 一切 都 误入 的 羔羊 奉献 自己 自己 ,“

"

人群有些推搡,似乎有什么事物在驱赶着他们。

感觉有些吵闹的海尔德循声望去,只见一只全副武装的板甲骑兵正有序且无言的前进。

"

克里斯都伯爵?

海尔德内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是应该在战场前线作战吗?

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的他回头望向拉修莉亚,但此刻的她正低着头,任由金色的长发遮挡住了庆庆庆向拉修回头望向拉修莉亚

随着骑兵的进场,此时的局势已经攻守易型。

"

"

反而是一些身穿教袍的信众想要逃离,下一刻就被高耸的骑枪抵住胸口,只能在死亡的胸口只能在死亡的胀鞀垀鞀倂

„我 想! 克里斯 伯爵 自然 会 明白 事理 事理 并 不 会 纵容 恶魔 占据 拉修莉亚 的 的 身体 , 她 以 以 色欲 女 女 的 身份 用 着 拉修莉亚 名字 , 做出 对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任何 女 女 女 女 女 女 女男人张开双腿的事情,不是吗?”

海尔德 有些 不甘 , 教会 夺取 克里斯 都 统治 的 计谋 明显 已经 失败 但 但 处于 舆论 道德制 高点 上 的 他 不 代表 无计可施 无计可施 无计可施 - -

至少,利用舆论让自己全身而退并不是什么问题。

„我坚信,克里斯都伯爵是被'色欲之女'拉修莉亚蛊惑,认为'色欲之女'拉修莉亚还是原来莫庂㎉俳

“但很可惜的是,如今位于火刑架上的并不是原本的拉修莉亚女士,而是一个侵占了她肉体的恶”

他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在审判台上高谈阔论的模样先给躁动不安的信众吃了颗定心丸。

„众人皆知她的丑恶,她勾引男人、违背了对您的忠贞,她假意纯洁、实际纵欲不堪。“

„我想,伯爵您也不想让整个王国都知道你的妻子是纵欲淫邪的'色欲之女'吧?“

高高抬起,然后,轻轻放下。

全副武装的克里斯都伯爵下了战马,腰悬骑士剑、手握骑士盾,独自人走向海尔德人走向海尔德走値値値値値値値値値値

"兴奋的躁动。

他一步一步的向前,信徒们一步一步的退让。

"

海尔德自傲的站在一边,海尔德坚信克里斯都伯爵并不会将他怎么样。

毕竟这不过是一个女人、一处庄园、一场意外,却换来一幅能继续在王国中晋升的仕途。

"她的头上。

要知道如今这位新上任的王,可是最好面子的啊。

而当在身批铠甲的战士来到拉修莉亚面前时,这位美丽的佳人闭上了双眼。

她没的逃,正如之前说的:明知绞索会杀死自己,却不能拒绝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沉默的战士为她梳理了下头发,看着她闭目等死的美丽脸庞,摩挲着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轻语道:

„拉修莉亚,你还记得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吗?“

她如同触电般逃离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指,哽咽这将头扭到一旁。

„是啊,十年了,如果是她的话她还记得吧?“

他自言自语,像是难以接受,又像是缅怀往昔。

„喂, 偷穿着红带主教衣服的小孩, 做个见证吧……“

听 着 伯爵 落寞 语气海尔德 嘴角 翘 了 起来 , 以为 伯爵 要 亲手 自己 的 女人 女人 , 并 不 意伯 爵 字 行间 的 贬损 , 咧嘴 咧嘴 笑道 : :

„乐意至极。“

之后看着伯爵亲手拔出腰间的骑士剑耍个剑花,亲手将剑锋抵在拉修莉亚的脖子之上。

再亲手把'色欲之女'……

„占据我妻拉修莉娅身体的恶魔!“

“夺取我妻子面庞之人!”

„'色欲之女'拉修莉娅!“

„我以人类王国克里斯都伯爵领的伯爵身份承认!“

„允许你以我妻拉修莉娅的身份存活于世间!“

„允许你以我妻拉修莉娅的面容与人间一切交流!“

„允许你以我妻拉修莉娅的容貌做出淫秽不堪、丑陋遍地的表情!“

„允许你以我妻拉修莉娅的身体施展与纵容教会《七宗罪》中、有关'色欲'的一切罪过!“

寂静,广场中一片寂静。

"与过去……

手捧白蔷薇花的金发少女偷笑着看向羞涩的年轻骑士。

突然她抽出了骑士的长剑,抵在他的肩膀上,以册封礼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我以拉修莉亚的身份承认。】

【允许你以我拉修莉亚丈夫的身份存活于世间。】

【允许你以我拉修莉亚丈夫的身份与人间一切交流。】

【允许你以我拉修莉亚丈夫的身份和我同窗共枕。】

【允许你以我拉修莉亚丈夫的身份让我成为一位怀有你血脉的妻子。】

而……

【作为回报……】

“作为回报!”

【我要你为我献上永远的忠诚和生命。】

„你需要为我献上永恒的忠诚与生命!“

【以我为始……】

„以我为始……“

眼泪,划过脸颊。

【别愣着呀!呆子!快点说些什么啊……】

那是只属于这两个人的约定,有关一生的,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约定。

„……以你为终。“

甜蜜、且充满爱。

„呆子……“

台上,回过神来的海尔德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册封!

色欲之女'名分的女人?!

“你!你居然敢册封恶魔!”

唰!

一道寒光闪过。

海尔德的头颅在半空中飞舞,面容中充斥满了难以置信。

无头的尸体喷涌出暗红色的鲜血,镀红了骑士的铠甲,更污浊了少女洁白的裙角。

„我没有册封恶魔,我只是……“

„在册封一名占据了我妻拉修莉娅身体的可怜人罢了。“

骑士屹立于少女身前,淡然回答道。

"

包围广场的全装骑士驾驭起胯下的战马,平举手中的骑枪,如同一道不断前进的城墙般道不断前进的城墙般适。。。

格挡、刺击。

高耸的身影彻底保护住身后的少女,哪怕面对汹涌如潮水的敌人也如同高山般不可逾越。

信众的鲜血染红了审判台,少女洁白的长裙也难逃一劫。

它将代表纯洁的洁白长裙染到红的发紫、紫里透黑。

奔腾、哭号。

列队的骑士齐头并进,如同车犁般一路狂奔,梳理一路上的试图阻拦的一切。

过了似乎一瞬,又好似过了好久好久……

喊杀声逐渐平息,只有三两痛苦的哀嚎充当背景。

被血液染红金发的少女缓缓抬起了头,面前是一个与自己一样被鲜血染红的骑士。

他是那么的渗人,好似传说中生活在的地狱骑士。

但是为什么?在她眼里面前的骑士是那么的伟大……就像是英雄那样。

啊,是了。

她是被教会钦定的'色欲之女','恶魔'怎么可能会惧怕拯救自己的'恶魔'呢?

„笨蛋……“

Keine Antworten auf

[七宗罪·色欲篇] 色欲之女伊始拉修莉亚·序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

de_DED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