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ier

Panier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继

9 939 Vues

王城,一座将近十万民众生活的巨型城市。

高达三十米的巨型城墙屹立在大地之上,拱卫着这座充满了权利与欲望的不夜之城.

可惜 人民 不 会 因为 它 的 宏伟 而 感到 任何 兴奋 —— 相反 , 所有 进出 的 平民 在 它 脚下 蝼蚁 蝼蚁 般 感受 到 的 渺小 渺小 , 有 那 来自 的 的 、 属于 权贵 阶层 的 权威 蔑视。 来自 王室 的 、 属于 权贵 阶层 的 权威 蔑视 蔑视。

【耐尔维泰 之 墙】 内 , 一 座 宏伟 且 奢华 的 大理 石神殿 中 , 在 神圣 弥赛 亚 女神慈爱 注视 注视 下 , 一 传播 弥赛 弥赛 亚 的 修士 正在 为 为 弥赛亚 行使 监督 职责 弥赛 进行 的 修士 正在 为 为 弥赛亚 监督 职责 的 大主教 进行 进行汇报。

只 不过 汇报 的 内容 既 不 是 救济 了 多少 无信者 , 也 不 是 今日 行 了 多少 善恶 , 而 是 有关 在 遥远 边境 企图 建设 '地上 天国' 的 重要 内容 ……

"海尔德,失败了?"

待修士汇报完毕后毕恭毕敬的等待了一会,大主教才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睁开了浑浊的眼睛,那

"无妨,海尔德本就是一次试探。"

他 拿起 冥想 时 放 在 身前 的 长杖 , 用力 支撑 想要 让 跪坐 在 坐垫 上 的 自己 起来 , 身旁 负责 服侍 的 小 连忙 上 上 前 , , 老态 龙钟 的 大 主教 起身。 上 前 , , 老态 的 的 大 主教 起身。

«旧王 的 陨落 一同 带走 了 教会 头顶 的 阴霾 , 新王 的 加冕 带来 了 新 一 轮 权力 真空 , 但 这 并不 是 狂热 狂热 信众 公然 对抗 的 时机。 但 这 并不 是 煽动 狂热 信众 公然 对抗 的 时机。。

挥 了 挥手 表示 自己 已经 站稳 , 让服侍 自己 的 小 男孩 退到 一边 去 , 大 主教 扶 着 手 一 一 步 一 地 向前 向前 靠近 弥赛亚 神像。

"高层有高层的规矩,底层有底层的信条,这是王国建立之初构成统治的无上法则。"

«哪 怕 如今 教会 在 规则 夹缝 之中 渗 透进 了 底层权贵 , 可 面对 毫 无 动摇 的 高层 权威 , 就算 他们 自己 关系 和睦 , , 贸然 冲突 最终 不过 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 的 结局。 和睦 , 贸然 发生 最终 不过 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 的 结局。。。 , 贸然 冲突 最终 是 两败俱伤 的 结局 结局。。 , , 发生 最终 不过 两败俱伤 的 的 结局。。。

“克莱顿啊克莱顿,身为被教会学校抚养长大的你,为何还是如此急躁?”

大主教有些艰难的抬头仰望面前的高大神像,浑浊的目光如同深海般令人捉摸不透。

他沉吟了半晌,才缓缓开口用那苍老的声音对等候回令的那名修士下令道:

«告诉 克莱顿 , 本部 要 与 海尔德 所 做 之 事 进行 切割 , 克里斯都 的 事 暂且 不论 , 那 是 是 必定 发生 的 , , 但 应该 如此 急躁 急躁。 是 必定 发生 的 , 但 不 应该 如此 急躁。。。

"而'色欲之女'就让伯爵自断去留,让王室自己解决这个麻烦。"

«在 这 之后 放出 消息 , 就说 罪恶 正 在 人间 降临 , 并 让 各 地 修士 自由 发挥 让 各 个 村子 的 长老们 这 回 回 事 , 最 与 与 色欲 之 女 '挂钩 再 给 王室 眼睛 塞一 把 沙子 之 之 女' 挂钩 给 王室 眼睛 多 塞一 把 沙子。。 ”

«最后 就 是 王室 那边 可能 的 追责 ……» 大 主教 缓缓转 过 身来 , 身后 是 高大 的 神像 , 在 琉璃 的 光耀 下 仿佛 是 古老 神明 本身 充满 充满 威严 : : : : 宽容 , 亦 古老期盼的美德。”

—————————————

—————————————

“为什么今天还有这么多事物要处理啊?”

正热火朝天修缮的庄园内,拉修莉亚看着眼前桌子上堆成小山的待处理报告,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待处理报告,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待处理报告

«也 就 只 有 这些 了 , 虽然 作为 伯爵领 中枢 的 教会 主教 被 我 斩杀 , 但 他们 遗留 的 烂账 终究 是 要 善后 善后 的。。 克里斯 伯爵 抱 着 厚厚 一 叠 带 有 些 许霉斑 的 羊皮 伯爵 着 厚厚 一 叠 带 有 些 许霉斑 的 羊皮纸 , 推开门 走 进来 找 个 角落将 那些 羊皮纸 放下 , 随手 取出 两 张 递给 拉修莉亚道: «虽 说 曾 预想 过 教会 里面 潜藏 太 多 黑暗 , 但 并 曾 想 过 竟 有 如此 多 黑暗 , 但 并 曾 想 过 竟 有 如此 多 的 , 但 并 曾 想 过 竟 有 如此 多 的荒唐……”

拉修莉亚有些好奇地接过了那两张保养不善的羊皮纸,粗略的过上了一眼:

【自愿奉献自己人间财富于教会合约——让·彼得科恩】

【自愿让小女多丽娅与莱萨·恩格斯修士一同进修并终身奉献于弥赛亚——科恩·巴鲁多】

"这是……?"

« 民众奉献教会的字据 …… »

“自愿?”

拉修莉亚有些惊讶。

虽 晋升权 贵 多 年 , 可 她 仍旧 记得 小时候 自己 跟随 会 些 草药 医术 的 母亲 来 回 奔走 于 乡间 的 时光 , 只 能 能 勉强 的 底层 民众 怎么 会 心 甘情愿地 将 自己 的 财富 给 无亲无故 教会 教会 会 心 甘情愿地 将 自己 的 财富 给 无亲无故 的 教会 教会?

是所谓的信仰吗?

察觉到拉修莉亚询问的目光,伯爵黯然地点了点头。

"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还要糟糕,最近这几天各地营垒管辖的地带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混乱。"

«其中 绝大部分 都 是 底层 信众 自发 组织 的 暴动 , 使用 的 都 是 '消灭 色欲 之 女' 之类 名义 , , 虽说 都 当地 的 的 骑士 与 备军 镇压 , 可 如今 这 种 想法 已经 蔓延 半常 备军 镇压 , 可 如今 这 想法 已经 蔓延 进 了 拥有 拥有 , , 可 如今 种 想法 已经 蔓延 了 了 拥有教会信众的骑士家庭之中. »

“长此以往,这种用信仰蛊惑道德裹挟他人的方式终将会让我们陷入两难:要么我们领土分裂成两半,要么胁迫骑士们不再帮助我们甚至阳奉阴违,使得领地统治裂开两半。”

拉修莉亚 严肃 地点 了 点头 , 看 了 看 手中 那些 自愿 奉献 的 字据 , 又 看 了 看 窗外 热火朝 庄园 庄园 的 征召 平民 , 一 股 强烈 不安感 从 脊椎 蔓延 蔓延 上 来 抓住 她 股 心脏 不安感 从 脊椎 蔓延 蔓延 上 抓住 她 的 心脏。。

"王室那边对这里发生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半晌,她抬起头,不复之前的慵懒惬意,整个人犹若黑暗中狩猎的黑猫般,优雅且充满危机。

« 王室那边没有回答,五天时间已经够边境的急令使将消息传达回王城,更别说专门培养境的急令使将消息传达回王城,更别说专门培养门培养境的急令使将消息传达回王城,更别说专门培养境的

"没有消息就行最好的消息,经历过事情的民众怎么想?"

«问 不 出 什么 , 但 绝大多数 人 私底下 都 认为 教会 说 的 是 对 的 , 毕竟 那 天 的 事 对 没 踏上 过 的 的 他们 来说 过于 血腥。 事 对 没 踏上 战场 的 的 他们 来说 过于 血腥。。

“各营垒的教会基层呢?”

“也没说什么,且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在 这 三 问 三答 之后 拉修莉亚点 了 点头 , 退出 之前 的 '黑 猫 狩猎' 状态 , 变回 了 慵懒黏人 的 小 猫咪 那样 放松 下来 , 随口道: : 那 打包 吧!!! »

"啊?"

伯爵一脸茫然,搞不懂自己妻子的打算。

«呆瓜。” 拉修莉亚 一 声 娇嗔 , 将 手中 的 字据 揉成 纸团 往 伯爵 所在 方向 一 丢 , 击中 他 他 的 : : «这 十 年 你 没 没 过 你 的 木头 : 脑瓜 吗 十 年 你 就 没 过 你 的 木头 木头 脑瓜 吗??? 你 就 没 动 你 的 木头 脑瓜 吗 吗???

«王城 知道 此 事 、 领地 民众 没有 继续 被 煽动 、 教会 基层 还 肯 见面 , 就 表明 了 教会 选择 让步 , 现在 正在 吃教会 吃教会 让 利没 空管 我们。 选择 让步 , 现在 正在 吃教会 让 利没 空管 我们。。。

«这时 不 把 事情 处理 好 等到 王城 那些 人腾 出手? 把 我们 吃 干 抹净 那 倒 不至于 , 北地 七 郡 都 会 你 你 一 己 之 延缓 北 突袭 突袭 的 功勋 出手 帮 一 己 力 延缓 北 突袭 的 的 功勋 帮 一 一 帮 , "

«所以 趁 现在 王室 与 王城 没 空管 我们 , 将 那些 对 我们 有 意见 的 信众们 打包 送 走 远离 克里斯 都 都 都 这个 在 他们 眼 里 里 色欲 女 女 所在 的 地方 地方。 在 他们 眼 里 色欲 之 女 所在 的 的 地方 地方。 在 他们 里 里 色欲 女 所在 的 的 地方。。。 他们 眼 里 色欲 女 所在 的 地方 地方。。。

“这个明明尽可能改善了他们生活,最后因虔诚的信仰而被他们厌恶的地方……”

似乎是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某根弦,拉修莉亚说着说着哀叹一声,惆怅起来。

伯爵也轻叹着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把她抱入怀中。

外人 都 以为 克里斯都 的 仁政 都 由 是 自己 所思 所 想 , 但 只 有 少数 官员 与 自己 才 知道 这些 造福 民众 的 并不 是 是 出自 之 手 , 而 是 位于 自己 身后 的 这 位 与 智慧 , 而 是 位于 自己 身后 的 这 美貌 与 智慧 并存 、 、忠贞且内心敏感的佳人之作。

自己,在政治与政令上就是个无情的盖章机械罢了。

"既然他们会自己的选择,那也应该做好选择之后的代价。"

他有些笨拙开动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情商,开口安慰道:“就像是终将要嫁出去的女儿那样,父母终究无法预测嫁出去之后她的生活将会如何,不是吗?”

"噗嗤……"

依偎在伯爵怀里的拉修莉娅被他笨拙的安慰逗笑了。

她蹭了蹭伯爵厚实的胸襟,享受了下在他怀抱下的温暖,随后轻笑着推开了他。

"好了,还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没看见那么多公务要我处理嘛?"

«还 真 有。” 伯爵摸 了 摸拉修莉亚 的 金色 波浪长发 , 被 感到 瘙痒 的 拉修莉亚一 把 拍 走: «我 准备 亲自 前往 边境 处 营垒 巡查 一 番 , 顺便 他们 他们 向 向 边境 处 营垒 巡查 一 , , 让 他们 向 向 内"

"军事上的问题我不太懂,一切就听从亲爱的,我会尽一切支持你的行动。"

拉修莉亚 并 没有 询问 伯爵 为何 要 收缩 防线 , 但 还是 选择 无 条件 的 相信 他 , 不过 聪慧 的 依旧 依旧 猜到 了 伯爵 番 动作 动作 的 蕴意 警惕 警惕 被 偷家 后 撤防 , 但 仍 大量 聚集 的 警惕 被 偷家 后 撤防 , 但 仍 大量 聚集 的 的北地亚人。

教会 宣传 下 变得 不 信任 统治 对面 民众 , 被 信徒 家人 道德 绑架 左右 为难 的 战士 , 再 加上 消息 消息 且 与 传统 暧昧不 清 清 新 王 , 又 大量 大量 囤聚 且 可能 再次 南下 报复 的 , 又 面临 大量 囤聚 且 可能 再次 南下 报复 的 的北地亚人……

这些问题汇聚起来一个处理不好死神马上提着镰刀就到家门口敲门。

多事之秋……

"对了!"

忽然 伯爵 想起 了 什么 , 从 腰间 去 下 一 个 袋子 递给 了 拉修莉亚: «这 一 一 名 骑士 清算 清算 教会 财产 时 意外 发现 的 东西 , 一 个 的… 额 , 面具 发现 的 东西 , 一 个 的 的… 额 , 面具???? 东西 , 一 个 的… 额 , 面具?????

面具?

拉修莉亚疑惑地从伯爵手中结果了袋子,将它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团金色的长发,她好奇的将手伸了进去把里面的物品提了出来,方才展露出它皹才展露出它皹

这 是 一 个 有 着 精美 面庞 与 妆容 的 人 脸 , 精致 拟 真 到 面部 眉毛 都 栩栩 , , 白皙 的 、 从 头皮 延伸金 色 长发 , 如果 是 是 它 那 对 尖尖 的 耳朵 拉修莉亚 甚至 这 这 是 它 它 对 尖尖 的 耳朵 , 甚至 以为 这 这 是 是从某个女子身上残忍剥下的完整面孔……

"精灵?"

握着散发淡淡花香的精灵'脸皮',拉修莉亚对此感到惊异。

«对 , 精灵 的 面具。” 伯爵点 了 点头道 : «看来 精灵 之 森 存在 精灵 的 传闻 是 真的 , 也 是 假 的 , 并且 与 教会 有 某 种 密切 的 的 关系 的 , 与 与 教会 着 某 种 的 的 关系 关系。。 并且 与 教会 着 某 密切 的 的 关系。。。 与 教会 有 某 种 的 的 关系。。。

«                                                   

“所以…?”拉修莉亚狐疑地望着伯爵,常年共同生活的习惯让她感觉伯爵话里有话。

“就是…那个……”

伯爵变得有些支支吾吾,指了指拉修莉亚手中的精灵面具,又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她。

两人对视一会……

"哦~~~!"

突然明白了什么的拉修莉亚拉长了声调:“你是想要我带上这个精灵面具,和传说中的精灵深入亪深具亪柸”

她 用 才 认识 的 目光 上 下 打量 着 被 戳穿 小心 思 后 不 太 自在 的 伯爵 , 明明 同 生活 生活 了 年 , 怎么 现在 才 知道 他 根 木头 里面 的 花花 肠子 怎么 现在 知道 他 这 根 木头 里面 的 花花 肠子 那么 多??

“那…要不要去找找这个面具的制作者,让他制作多几枚精灵的面具呢?”

被 挑起 兴趣 的 拉修莉亚 起身缠 上 了 伯爵 , 胸 前 的 那 对 巨乳 顶 在 伯爵 的 胸脯 上 , 一手 捧 着 他 羞涩 的 的 脸庞 , 一 只 手 则 在 他 身上 不断 游走 、 , 一 只 手 则 在 他 身上 不断 游走 、来回挑逗。

"咳咳……"

"亲爱的,现在是工作时间。"

伯爵 连忙咳嗽 一 声 , 向后 退 了 一 步 挣脱 拉修莉亚 的 纠缠 , 不过 好 在 拉修莉亚 也 分 得 时候 时候 , 只是 在 这个 十 十 年 一直 正经 的 木头 木头 , 中年 正经 男人 害羞 年 来 一直 正经 木头 木头 木头 中年 的 正经 男人 害羞 起来 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好吧好吧,你先去忙吧。"

适可而 止 的 拉修莉亚 也 退 了 一 步 , 她 可 不 是 某 个 一 根 筋 的 木头 , 老实 到 抓住 机会 就 死缠烂打 , , 搞 某个 女孩 又 羞 又 气 到 无可奈何 的 , 搞 他 女孩 又 羞 又 气 到 无可奈何 的 嫁给 了 他。

虽然那个女孩现在很幸福就是了。

"嗯,那我就去边境那里巡查一遍,最快四天,最慢一个星期。"

伯爵先看了一眼桌上的精灵面具,随后对拉修莉亚点了点头,眼中尽是藏匿住的期盼,转莫离。

"庄园的安全也不用担心, 我已经安排两百名骑士军入住庄园附近。"

走出门之前,他淡然的留下了这么一句。

随后。

房间中又只剩下了一人,以及成堆的公务。

“精灵…这呆子怎么对幻想的存在动心呢?”

“是单纯地喜欢传说中的精灵被他睡服在身下?”

"还是……"

房间 中 的 美人 看向 了 桌面 上 的 那个 只 延伸 到 脖颈 中段 的 精灵 面具 , 它 的 妆容 是 那么 的 : : 额头 正 中 贴 了 星空 闪耀 的 水晶 、 眼角 妆容 又 点 了 一 泪滴状 的 的 水晶 、 眼角 妆容 又 点 了 一 泪滴状 的 宝石 宝石,粒粒闪片贴合在眼袋之下、与尖耳上奢华却又简约的水晶耳链一起给人超脱凡俗的空灵神圣愂

也难怪那个呆瓜会想要她带上这个精灵面具了……

让这样的圣洁精灵在他胯下婉转莺啼,怕不是所有男人天生的愿望。

"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惊醒了拉修莉亚后略有不甘的她也只能收敛自己的想法,回到书桌处理政务肵。

"进来。"

得到 回应 的 来者 轻轻 推开 房门 , 那 是 一 个 穿 着 教会 服饰 的 修女 , 她 五 官 正 正 、 面容 姣好 , 着 着 一 与 王国 常见 发色 不同 的 黑色 长发。 着 一 头 王国 常见 不同 不同 的 黑色 长发。

葵瓜子 般 的 脸形 既 小巧 又 精致 , 又 没有 王国人 特有 的 火热红 唇 , 取而代之 的 是 内敛 的 , , 以及 那 柔美 与 灵气 的 俏丽眼眸。。

如果说 拉修莉亚 第一 眼 看上去 是 收敛 自己 热辣 身材 的 王国 贵妇 , 那么 那 名 进来 的 修女 第一 眼 是 是 柔弱 且 贤惠 的 东方 佳人。

前提是她没有板着那张充满东方异域韵味的甜美脸庞。

“是你啊?”

发现 是 那 名 被 教会 掳掠而来 的 异域人 之后 , 对 她 算是 知根知底 的 拉修莉亚 稍微 放下 了 戒备 , 便 边 低头 处理 政务 , 边 开 口 : : : 有 什么 事 吗 吗 政务 , 边 开 口 :: 有 什么 事 吗 吗??? 边

« 我…想要…返程。 »那位修女用略带磁性的柔和声音说着不太标准的王国语,断断续续的表达出了畳出了断断续续的表达出了

«回 家? 你 有 眉目 了?” 拉修莉亚 没有 抬头 , 因为 她 清楚 这些 被 海寇 劫掠售 卖进 黑市 的 异域人 想要 依靠 自己 力量 力量 回到 家乡 有 多么。。 异域人 想要 依靠 的 力量 回到 家乡 有 多么 困难。

“没有…”空灵的声音为之一滞,但依旧顽强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想…走开…伤心地方。”

好吧。

拉修莉亚放下了手中的笔,她大概明白为什么眼前少女想要回家。

当 她 被 发现 的 时候 她 浑身 破破 烂烂 的 被 铁链捆缚 在 教会 之下 一 处 隐匿 的 地牢 之中 , 从 她 身上 遍布 与 鞭笞 鞭笞 的 看似乎 早 已 奴役 奴役 许久 , 且 充满 关押 的 地牢 早 已 奴役 奴役 许久 , 且 关押 的 地牢 地牢中充斥腥臭与情趣的刑具无不代表着眼前的少女是被教会偷偷关押用来发泄情绪的异域娼奴。

当时 正 清算 教会 财产 的 骑士们 得知 此 事 后 愤怒 的 教堂 当中 的 所有 弥赛亚 神像 推到 , 让 平息 平息 下去 的 民意 躁动 起来 , , 还是 她 下令 士兵 士兵 带 民众 参观 教会 的 才 平息 她 下令 士兵 士兵 带 民众 教会 的 地牢 才 平息 这 这份民意。

或许 在 其他 爵位 领地 看来 , 有 人 会 因为 一 个 奴隶 存在 而 因 感到 如此 气愤 是 一 件 非常 奇怪 的 事情 甚至 在 在 一些 生活 在 克里斯都 的 民众 眼中 也 有些 大惊 小怪 , 但 知道 知道 或许 或许 民众 眼中 眼中 也 大惊 小怪 , 但 要 知道 知道 或许 或许 或许 或许北 地 边境 …… 不 , 整个 王国 当中 , 只有 克里斯 都 这个 旧王 改革 制度 下 诞生 的 新 伯 爵领 中 【根 · 本 · 没 · 有】 奴隶 存在 存在!

这 不 只 是 旧 王卡特 · 拉瑞西斯 的 野望 , 同样 是 对 传统 贵族 的 失望 与 对 教会 的 , , 也 是 种 全新 制度 制度 改革 尝试 尝试。 , , 是 一 种 全新 制度 改革 的 尝试。

可令人惋惜的是,先王突然逝世,如今只留下了克里斯都这颗只能独自面对风雨的新生幼苗。

"『修女』,你自称的名字,或者说是代号对吧?"

代号『修女』的修女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克里斯都是整个王国中唯一禁止奴隶存在的地方吗?”

代号『修女』的修女摇了摇头。

«现在 你 想想 一 个 王国语 都 说 不 通顺 的 异域 女人 , 能够 在 有 着 奴隶 存在 的 人类 王国 中 独善其身 , 找到 条 条 回 家 的 路 吗?? 中 独善其身 , 找到 条 回 家 的 路 吗?????????????????????????????????????????????????????????

代号 『修 女』 的 修女 依旧 板 着 脸程 默不语 , 但 拉修莉亚 却 一直 在 盯 着 她 的 , , 透过 眼睛 这个 窗户 想 想 她 那 躲 闪视线 敢 敢 面对 的 内心。 想 看透 那 躲 闪视线 敢 敢 面对 的 内心。

“因为…你…是…好人。”

"啊?"

可回答拉修莉亚的却是那般荒诞的理由。

“他们…说…你…好人”

似乎是感觉拉修莉亚没有听到,修女又重新复述了一遍自己的回答。

“我是好人?”

修女点了点头。

“好人就应该这样做吗?”

修女先是点了点头,但随后又疯狂摇头,最后发觉自己好像怎么回答都不对,索性低着头,一像怎么回答都不对,索性低着头,一发都不对

反倒是拉修莉亚最先笑出声来。

好笑,真是好笑,是那么的让人捧腹大笑。

一分钟?还是几十秒?

总之笑够的拉修莉亚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抬头看了看低着头不敢吭声的异域少女。

“他们都是这么说我的?”

没有生气,只是用平常的语气说话。

但异域少女并未回答,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因为其他……

“不说话我就认为是真的了……”

语气淡然,似乎在诉说着一件小事。

她没有迁怒那名可怜到连王国语都说不好的异域少女,甚至为她一句荒诞的话语点破迷津耄有所

从一开始,或者说自从跟随丈夫以来,她都一直为丈夫着想。

他的名声,他的面子,甚至是民众对于他的看法,对他发布政令时的高喊的'伯爵万岁'。

想法是好的,初衷是好的,但反过来以名声胁迫起了她与她的丈夫,这还能说是好事吗?

教会 以 '色欲 之 女' 侮辱 自己 的 名声 , 为 的 就 是 对 自己 快刀 斩乱麻 , 而后用 已经 的 的 事实 与 名声 挟王室 和 和 民意 起 压迫 自己 丈夫 丈夫 , 让 他 被迫 承认 自己 就 色欲 之 之 丈夫 , , 让 被迫 承认 自己 就 是 色欲 之 之 女 女'的高帽子——因为克里斯都伯爵是仁慈的、公正的、为民众着想的。

民众 会 被 教会 蛊惑 , 就算 他们 不 相信 自己 是 教会 所 说 的 '色欲 之 女' , 那 是 是 '有 损伯爵 名声 的 坏 女人' , 他们 当然 更 倾向于 倾向于 与 教会 铲除 坏 女人 ', 他们 当然 更 倾向于 倾向于 与 教会 一起 铲除 自己 这个' 坏 女人 ' ,而担心会被之后归来的伯爵惩罚与清算——因为克里斯都伯爵是仁慈的、公正的、为民众着想的、

甚至 就 连 那个 站 在 自己 面前 不 愿 透露 真实 姓名 的 异域 少女 , 在 什么 情况 都 没 了解 只 是 道听途 说 就 就 敢 过来 帮助 ; 虽说 只 明白 了 教会 为 自己 扣 的 色欲 色欲 女 是 是 莫须有 莫须有 的。

因为啊——克里斯都伯爵是仁慈的、公正的、为民众着想的。

拉修莉亚 看 了 看 手中 刚刚 拟好 的 那 份 名 为 【民众 迁移令】 的 政令 , 再 看看 上面 句 句 《凡 迁徙 根据 迁徙 迁徙 的 土地 资产 给予 徙 徙 后 对应 地产 补偿》 和 记录 资产 给予 徙 徙 后 对应 地产 补偿》 和 记录 记录并帮助迁移民众携带资产,若中意外途损失须上报伯爵府,而后由伯爵府进行补偿》……

她 已经 能够 想象 到 一些 狂热 信徒 一边 大骂 自己 令 他们 举家 迁徙 , 一边 拿 着 自己 发放 给 用 用 于 补偿 的 , , 还 在 迁徙 后 的 地方 不如 从前 , 最后 屁颠屁颠 还 跑去 当地 后 的 不如 不如 从前 , 最后 地 跑去 当地 当地的教会奉献自己迁徙时获得的财产感谢弥赛亚的庇护。

以往她为了保护好丈夫的名声,从来不会去思考这种后果。

但 如今 被 点 意外点 破迷障 , 跳脱 出 被 名声 束缚 的 茧房 之内 , 最后 却 发现 自己 好似 沉迷迷 的 的 瘾者 一般 , 在 虚构 虚构 的 之中 之中。 的 瘾者 一般 , 沉浸 虚构 虚构 的 之中 之中。

世界本当如此丑陋,可却被他保护的如同城堡中的公主,一切危险都被这名勇士阻挡在外。

那么,他的底气是什么呢?

她望向门外,走廊上站着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脱胎于民众当中的、拥有战功的骑士。

"『修女』,我可以帮助你回家。"

拉修莉亚勾 了 勾嘴角 , 侧头 看向 不知所措 的 异域 少女 带 着 些许玩味道 : «但是 你 有 没有 想 过 …… 那么 代价 , 是 什么 呢??? 没有 没有 想 …… 那么 , 是 什么 呢????

——————

———

克里斯都伯爵领颁发了新的政令在领地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政令 要求 但凡 不 愿意 接受 克里斯 都 伯爵 统治 的 人 将 会 被 安迁 去 往 王国 境内 的 其他 , , 但 随着 克里斯 伯爵 妻子 妻子 是 、 淫邪 的 色欲 色欲 之 女 这 一 的 谣传 被 更 淫邪 的 色欲 之 女 '这 一 的 谣传 被 更多人知晓,有人揣测认为这是'色欲之女'拉修莉亚蛊惑伯爵后伯爵才下达的荒诞政令。

但随着政令的强硬推进,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这道政令似乎是专门针对教会的存在。

因为 政令 中 有 一 条 关于 补偿 的 前提 要求 , 即: : 迁移 的 民众 民众 需要 在 大庭 广众 之下 唾骂 弥赛亚 女 神像 , 才 可以 将 自己 财产 加价 一成 并 折算 成 金银 放任 可以。 自己 财产 加价 一成 并 折算 成 金银 放任 出境。

倘若 申请者 不 愿意 唾骂 弥赛亚 女 神像 , 又 不 愿意 签署 对 伯爵 今后 统治 无 条件 俯冲 的 承诺书 , 那么 将 会 被 '色欲 之 女' 的 使徒 『女』 』带领 骑士 找 门 女 , 强制 所有 财产 并』 』带领 骑士 上 门 , 强制 扣押 财产 财产 并 并将人驱离出境。

而 就算 想要 躲藏 起来 也 没有 办法 , 根据 政令 在 一 个 月 后 所有 克里斯 都 居民 将 进行 一 次 人口 普查 , 所有 人 人 都 被 挨家 挨户 找 找 上 门 , 签下 这 份 统治 的 承诺书 承诺书 找 上 门 , 签下 这 份 统治 的 苛刻 承诺书 承诺书。

"拉修莉亚,你还是那么的善良……"

庄园大厅的主座上,听取官员汇报的克里斯都伯爵将手中的那份匿名举报信丢到一旁,看都不看。

“还有别的要汇报吗?”伯爵闭目养神道。

«有 , 原本 集结 的 北 地亚人 开始 有 规律 的 划分 草场 , 开始 安家。 一 是 还 有 一 个 月冬 将军 即将 , 二 二 因为 之前 的 打击 北 北 地亚人 的 后勤出 问题 二 因为 之前 的 打击 北 地亚人 地亚人 后勤出 了 问题 , 加之 本身"

一位年轻的官员走了出来,取出几张写满文字的羊皮纸汇报道。

“此外,根据您的要求,莱昂里斯河以北的所有营垒与露天矿区已经放弃,除斥候外所有人已经回到克里斯都堡附近,并且已经安排人员修缮城墙和军备。”

«最后 就 是 留 在 莱昂 里斯河北面 的 斥候 发现 了 前来 北 地亚人 踪迹 , 且 根据 行动 痕迹 判定 是 携带家眷 与 牲畜 前来 的 的 北地亚人。。。 痕迹 是 携带家眷 与 牲畜 安家 的 北地亚人。。。

“他们的行动这么快?看来亚人们的草场争夺挺激烈的嘛……”

伯爵干笑两声,又问:“安迁的路线会不会受到波及?”

«并 没有 , 拉修莉亚 女士 安排 的 十分 妥当 , 安迁 居民 将 会 乘船 沿 莱昂里斯河 顺流 而 下 , 抵达 德森 德森 伯爵 的 领地。。。 顺流 而 , 抵达 德森 伯爵 的 领地。。。

“那骑士们与半常备军又怎么说?”

"有着躁动,但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特别是家中有教会信徒的骑士和半常备军。"

"嗯……"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睁眼面对下面站着的官员们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们 说 , 在 克里斯 都 工作 一 天 就 能 获得 至少 两 个 没有 掺杂木屑 的 面包 , 又 或者 一 一 瓶 用 的 麦酒 , , 还 有 人 只要 只要 信仰 就 能 让 , 为什么 有 人 相信 只要 信仰 神明 就 能 让 不 的 神明 神明 神明 相信 只要 信仰 神明 就 能 让 不 的 神明 神明给他赐下糖与蜜呢?”

官员们思考了半天,讨论了一会之后给出了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答案——

"因为,人会犯错,而神明永不会错。"

负责 汇报 的 官员们 走 了 , 他们 还 要 将 伯爵 新 的 政令 进行 布告 , 从 克里斯 都堡 庇护 的 的 克里斯城 到 人口 的 村落 村落 计 一 城 二 十六 十六 村 、 四万余 户 村落 共 一 城 二 十六 十六 村 、 四万余 户 人家、最少累计十二万人。

虽然 因为 之前 的 拉修莉亚 的 安迁令 导致 大量 人口 流失 , 但 现 如今 也 还 有 九万余 人 生活 在 都 都 这 片 贫瘠 又 又 荒凉 的 土地 上。

夜晚。

拉修莉亚的房间。

忙碌归来的伯爵推开了房门,就见一道背影依靠在夜月下的窗台上。

朦胧 的 月光 照映 着 那 席 金色长发 , 聚焦 了 露背薄纱长 裙 : 脖子 上 的 黑色 项圈 格外 瞩目 , 洁白 的 肩背 透过 若 隐若现 的 薄纱 显得 那么 , 盈盈 一 握 的 细腰 隐若现 的 薄纱 显得 柔弱 , 盈盈 一 握 的 细腰 又让人忍不住想将这道美丽背影的美人揽入怀中。

最 夸张 的 是 从 腰部 两 侧 开衩 的 布料 —— 保持 细腰处 宽度 的 布料 一路 下 垂 , 勾勒 弹翘 弹翘 的 后股沟 再 重力 下垂 下垂 , 轻轻 掀 就 完全 露出 重要 部位 的 不 下垂 , 轻轻 掀 就 完全 露出 重要 部位 的 不 设防让人忍不住想将手探入布料好好把玩。

伯爵轻手轻脚地靠近,因为他注意到这道背影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这似乎是拉修莉亚的背影,陌生是她平时根本不会穿上这样诱人的朦胧装扮……

“拉…拉修莉亚?”伯爵有些口干舌燥,紧张不安。

听闻 伯爵 的 呼喊 , 那 背影 缓缓 回头 , 高洁 的 月光 下 、 那 梦幻 又 纯 真 、 圣洁 又 高雅 的 面孔 让 在 在 原 地 , 忘 了 呼吸。

这是多么美丽的存在啊?

高挑的身材、修长的大腿,朦胧的轻纱长裙披挂在她的身上,月色下好似朦胧幻雾,欢腾的围欢腾的围欢腾的围

胸前那对哺育用的硕大圣乳都被单独的纱衣包裹起来,各自独立、却又随回身摇摆轻晃。

小腹 的 肚脐眼 被 特意 凸显 出来 , 似 臣服 的 动物 般 露出 最为 柔弱 的 部分 , 宣告 自己 毫 威胁 威胁 、 如 一 盛开 的 的 般 任眼前 的 贵宾 随意 采摘。。 一 盛开 的 白蔷薇 般 的 贵宾 随意 采摘 采摘。

额头 中央 折射 的 水晶 是 那么 的 耀眼 、 圣洁 , 眼角 泪状 的 宝石 既 添加 了 一 抹 慈爱 又 又 让 人 注意 那 那 充满 柔情 的 眼眸。

长长且浓密的睫毛恰到好处的加了些许非凡,而眼袋下粒粒闪烁的碎片又好似夜晚悠远的星空。

精巧的鼻梁、诱人的小唇、再加上两侧尖耳上的水晶装饰与头顶上精巧的银白王冠……

似梦里走出来的幻想一般的空灵、又如同真实存在的女神一般高贵。

精灵。

只存在于口耳相传的传说中、吟游诗人传唱的诗歌中、夜晚孩子听闻的童话中。

她象征着人们最初始的纯真、寄托了世间一切美好,不是神明,却胜似神明。

但令人憎恶的是,现在眼前这名精灵的脖子上带着象征私有财产的黑色项圈!项圈上迉有用䥊还有栓子

好似一滴墨水落到一张完美无瑕的白纸之上,就那么的扎眼,那么的突兀。

“主人,您回来啦♡?”

收回前言,这个黑色项圈是那么的令人感到愉悦。

甜甜糯糯 的 声音 如 余音绕梁 般 舔舐 伯爵 的 耳畔 , 触电 般 的 酥麻感 自下而 上 的 在 身体 中 打 了 几 个 转儿 , 的 的 他 内心痒痒 的。

« 咳,拉修莉亚…你别这样…… »

伯爵 老脸 一 红 , 常年 夫妻 的 他 已经 认出 了 面前 的 '精灵' 是 拉修莉亚 , 但 还 是 次 次 听到 拉修莉亚用 这 夹 着 着 甜腻 说话 的 语气 , 有些 有些 这 种 夹 着 声音 说话 的 语气 , 有些 有些,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这种声音嘛?"

难得伯爵害羞到不知所措,拉修莉亚收起了那副夹子音,笑眯眯的弯下腰凑上前去,戏谑倰疋睂

只不过吧……

这 种 小 女生 姿态 在 那 精灵 空灵 神圣 的 面容加 持下 , 清纯 可爱 的 杀伤力 似乎 放大 了 好 倍 倍 , 最 起码 中 了 经历 过 大风 大浪 伯爵 兴趣 弱点 弱点 , 他 变得 很 是 害 臊 伯爵 兴趣 弱点 , 让 他 变得 很 害 臊 臊 臊。。。

"哎呀,主人,不要害羞嘛……"

拉修莉亚主动依偎上去,用手抓住他粗糙的手掌,按在自己如青椰般硕大的酥乳之上。

察觉 到 手握柔软 与 美 人 依偎 的 伯爵 侧 过 了 脸 , 看见 自己 肩膀 上 趴 着 一 脸 的 的 圣洁 精灵面 庞 , 感慨 着 捏 捏手中 的 柔滑 , 随后 就 是 一 个 公主 抱。 的 柔滑 随后 随后 是 一 个 公主 抱。。

"呀~"

“主人坏!”

“人家永远都是属于主人一个人的,不要那么心急啊……”

"呜,不要那么用力♡,要是暴露了我是主人的母狗就当不了精灵圣女的啦♡!"

"♡♡……♡♡♡……"

夜。

很漫长。

特别是在晚上夜探敌营,发现敌营却被幽谷环绕,只有一条大道供自己杀那么七进七出。

所幸使不辱命,提着长枪让敌军臣服于枪下,战的那叫个酣畅淋漓,刺的敌人那叫个腿脚发软。

“呜喵……”

床 上 , 圣洁 的 精灵 浑身 赤裸 着 和 一 名 男人 纠缠 在一起 , 享受 着 他 的 体温 , 平息 之前 交锋 过于 激烈 倍感 倍感 无力 的 娇躯。

« 好了,别和小猫咪一样黏人了,快脱下面具变回来吧…… »

看 着 缠 在 自己 身上 搂搂抱抱 想要 再 掀起 一 轮 交锋 的 拉修莉亚 , 伯爵 无奈 地 扯 了 扯 精灵 精灵 面貌 的 面皮 , 却 发现 似乎 真的 皮肤 扯 不 出 一 丝 变形 的 发现。 和 皮肤 扯 不 出 一 丝 变形 的 迹象。

"怎么?我这个样子你不喜欢嘛?"

拉修莉亚拍掉捏着自己脸颊通的大手,将他手臂整个塞入自己傲视群雄的那对乳白中,翻但个炙

还别说,在伯爵眼中圣洁的精灵睡在自己身边就算了,她还会用她那空灵神圣的面容迻虽眼什么涎

"喜欢,但更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伯爵一手枕在脑后,反倒是拉修莉亚起身掀起被子跨坐在伯爵的身体上,丝毫庂展籤自爵的身体上,丝毫庂庂展籤自庂

"可是我有些讨厌原来的我自己。"

“所以你现在很享受戴着面具后成为的精灵圣女?”

“…算是吧。”

"是因为有人将你我捧的太高下不来了吗?"

她的目光有些躲闪,不安的扭开脸,不敢回答伯爵。

而 伯爵 却 轻叹 一 声 , 趁 她 不 注意 一 把 将 她 拉入 自己 怀 中: «名声 并不 重要 , 拉修莉亚。 或许 你 可以 换 个 角色 , 比如 色欲 之 女 女 什么 的 的。 换 角色 , 比如 色欲 色欲 之 女 '什么 的。。。 个 角色 , 比如 色欲 之 女' 什么 的。。。

本来 想 要 挣扎 的 拉修莉亚停 了 下来 , 就 这样 呆呆 的 愣 在 了 伯爵 的 怀里 , 而 伯爵 看 看 向 窗 外 月亮 , , 隔 圣洁 精灵 的 面容 、 抚摸 着 拉修莉亚 的 , 隔 着 精灵 的 面容 、 抚摸 着 拉修莉亚 的 脸庞。

“可是…”伯爵怀中传来闷闷的声音,带着些许怯懦:“…她会勾引其他男人。”

"她的心里只有我一个。"

“…她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她的肉体只认我一人。"

“…她的存在会让所有人都唾弃。”

"骑士的职责就是为公主阻绝所有伤害。"

“…她被教会称之为恶魔,将于世界为敌。”

« 屠杀了一整个广场信徒的人有资格被称之为恶魔吗? »

伯爵低着头,笑着解开了圣洁精灵脖子上的黑色项圈,将额头贴在她的额头上。

"拉修莉亚,十年前的那场册封中,最后面的那两句话吗?"

精灵 面具 的 额头 水晶 是 那 般 膈 人 , 但 就 像是 中继 传导 的 讯号 那样 , 即使 隔 一 一 层面 皮 拉修莉亚 都 能 感觉 到 伯爵 决心。

她闭上了有些湿润的双眼眼睛,略带幸福的俏皮问道:“哪句?”

"那句。"

“以我为始。”

“以你为终……”

"……"

"……"

"啊!"

突然 , 拉修莉 亚痛 的 睁开 了 眼睛 , 她 寻痛望去 , 只 见 一 只 粗糙 的 大手 捏 着 自己 的 脖子 上 的 面具 , , 想要 扯下 自己 贴合 在一起 的 精灵 面具。 边缘 , 想要 扯下 自己 贴合 在一起 的 精灵 面具。

“呆子!”

吃痛 的 打掉 拉扯 面具 边缘 的 大手 , 拉修莉亚 生气道 : «这 是 用 特殊 药膏 黏合 我 着 皮肤 的 , 硬脱 是 脱 不 下来 的 , 只 随 时间 流逝 让 药膏 吸收 了 足够 的 , 与 随 时间 流逝 让 药膏 吸收 了 足够 的 水分 与热量才会失去粘性自己脱落! »

"这么神奇的药膏?我怎么没听过?"

伯爵 满 脸 疑惑 地 望 着 面前 气 呼呼 的 圣洁 精灵 , 表示 压根 不 知道 这 件 事情 , 但 他 还是 听出 妻子 意思 意思 是 只 有 着 这 精灵 面容 睡 一觉 它 才 会 自己 脱落 : orts你头发没事吧 ?不会闷得发痒嘛 ? »

“你说呢?不然用这药膏干嘛?”

拉直莉娅 将 耳边 的 头发 抚 至 耳 后 , 不得不 说 精灵 特有 的 尖耳 能够 很 好 的 挂住 长发 , 露出 她 柔美 的 脸颊 , 拍 了 拍 : : : 头发 都 发 网包 了 , , 拍 拍 :: 头发 都 发 发 网包 了起来,塞到了面具里面。而且这面具设计的就有容纳头发的空间,只不过被长发挡住了有容纳头发的空间,只不过被长发挡住了有具设计的就有容纳头发的空间,只不过被长发挡住了有奛看”

"这样啊,那就早点睡吧。"

得知没事的伯爵松了口气,翻了个身打算早早歇息,美滋滋的睡上那么一个舒爽的美觉。

但是那巨乳纤腰的圣洁精灵却缓缓的下了床。

“你要去哪儿?”伯爵问。

“换衣服。”精灵回答。

"换什么衣服啊?"突然伯爵感觉有些害怕。

«精灵族 特有 的 圣女 服装 ,『 修 女 』做 的 , 保证 好看。。 下床 后 的 圣洁 精灵 突然 用 她 的 空灵面孔 了 自己 自己 的 舌头 , 做出 欲求 欲求 不满 的 小 自己 自己 的 舌头 , 做出 欲求 欲求 不满 的 表情 表情。

“明天你也可以变成像我这样圣洁的精灵哦!一个精灵公主,怎么样?”

«如果 不 想 被 魔法 变成 可爱 的 精灵 公主 , 那 就 只有 在 今天 晚上 还是 男人 的 时候 好好 的 满足 身为 精灵 圣女 圣女 也 就 是 可洛莉亚 我。 的 满足 满足 身为 精灵 圣女 圣女 也 就 可洛莉亚 我 我。。

"毕竟身为侍奉生命女神的圣女,积攒的欲望可就更多了呢……"

Pas de réponse sur

[七宗罪·色欲篇] 拉修莉亚·继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e-mail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

fr_FRFR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