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0 Views星空是如此璀璨。 像极了八年前那场担忧爱人的别离。 狭小但温馨的草药铺内,母亲一言不发的与她一起,为他默默送行。 星空是如此璀璨。 似极了八年前那场参天的烈火。 跋扈的权贵口中叫嚣着什么,身旁的母亲为了阻止他倒在了血泊当中——随着自己不从的挣扎而踢到自己肚子的那一脚,鲜血与剧痛从腹中顺着产道流下…… 星空是如此璀璨。 八年前的那夜经历了太多,多到让她心生怯懦。 这八年里她不复往日的魄力,只是用聪慧的小脑袋为自己构筑起了一道看起来很美好的避风港。 民众在这片土地上不会忍饥挨饿,当地权贵们也开始纷纷与自己交好,自己也能够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前往河边举办一场小小的下午茶,又或者在夜晚来临时举办一场拓展关系的交际宴会,勾勒出‘宴会中的白天鹅’这样高贵的称呼词。 星空是如此璀璨,又让人想起了八年前那天多灾多难的夜晚。 最初的骑士不由分说的斩杀了那权贵的头颅,看着她。 “孩子,你愿意推倒这个腐朽的王国吗?”他问。 她却无神的摇了摇头。 恐惧、悲伤、腹中的剧痛与流出的鲜血,无不侵蚀着她的心智,让她在崩溃疯狂的徘徊游走。 闪耀的夜空中似乎又多出了两颗星星,泪水似决堤般止不住的划过脸颊。 最初的骑士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她听不见,也顾不得,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哭到精疲力竭昏睡了过去。 在昏睡之前,她最后隐约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那就替我见证王国的崩塌吧,孩子。” … 今夜的星空…如此璀璨…… 它就像一幅永恒的画卷,如神明般俯瞰着大地。 每一颗星星都是逝去的生命,祂们默默的看着这片土地上的人,并为祂们相识的人提供心灵上的慰藉。 在这千万星光里,有爱着她为她遮风挡雨的母亲,也有那个腹中小小的生命。 “怎么了?” 忽然,身旁略显魁梧的银发精灵公主用男性的声音询问道。 面对这样诡异的一幕,她只是摇摇头,注意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放在小腹上后连忙移开:“没什么。” 这样的动作自然被银发精灵公主看在眼里,但她(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适当的转移话题,笑道:“如果你感到难过就依靠在我的胸怀里,我想它会给你一个舒适且柔软的港湾。” 说完粗暴的用手抛了抛胸前那对被公主裙包裹的巨乳,激起如同水球般的弹跳与声音,显得格外粗俗且一点儿也不淑女。 “克萨森,我有点后悔让『修女』为你准备这样一份半身面具,更后悔让你穿上它。” “是吗?我亲爱的拉修莉亚,我这么觉得我兴奋的不行了呢?突然特别想试试看用女人的样子去勾引男人目光的感觉…” “噫!” 拉修莉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恶心场景连忙否决:“不行!我可想自己的丈夫被人说是女装癖,就算说我真成了‘色欲之女’,至少你不可以变成天天穿女装出门的变态!!!” “可是这不是有『修女』的面具么?” 说罢,本名克萨森的克里斯都伯爵用手拉扯了下自己那副奢华庄重的银发精灵面具,捏着它的脸颊拉出了面容的形变,眼角与嘴唇一侧被拉的脱离贴合,肉眼可见从脱离贴合的空隙中看到里面大致的模样。 随后他一松手,啪的一声弹性极佳的面具击打在自己脸颊上。 有些疼。 但更多的力道被空气阻拦,使得原本贴合极佳的面具变得有些位移,看起来没有之前的自然。 “那也不行!” 看到自己爱人放飞自我做出这一幕的拉修莉亚如同炸毛的小猫咪,气鼓鼓的看着完全定制而不需要什么特殊药膏填充粘合的精灵公主:“我可不想那天就传出来有关你的奇怪传闻。” “你想要怎么办?”克萨森自然不可能彻底激怒拉修莉亚,多年夫妻的经验告述他这个时候应该放下身段顺着这要强且聪慧的小猫咪。 “还给我,面具。” 拉修莉亚直接回答,本就是因为好奇而提出的要求真要激活了丈夫隐藏爱好的话还好,要是扭转了性取向那可就太可怕了。 “还有就是『修女』那边你别想碰到她做的面具,你如果要欣赏就来我房间,我戴给你看就是了。” “好吧。” 克萨森自然无所谓这点,毕竟这不过是想要扭转话题做作出来的模样。 况且这样的面具好看是好看,但是总有那么七八斤的水袋压着自己的胸口,久而久之就会感觉自己的胸特别闷,原本引起的一点兴趣也就被这种难受的感觉给浇灭了。 最终,他将话题带回了让拉修莉亚发呆看向夜空的那个:“你有什么想法吗?” “什么什么想法?”拉修莉亚假装生着闷气。 “自由领(缺失) (缺失) (缺失) (缺失) (人为涂抹) (字迹模糊不清) (拼接痕迹)穿着修女服的黑发女孩?你和她有关系?” “对啊,她是我…算是下属吧?只是帮我跑跑腿,确定下政令,然后就沾染了什么‘色欲之女的使徒’之类的名声。” “明明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虽然本意是为了她好点不让她一名弱女子在完全陌生的国度到处跑——结果反倒是我想多了,以她的秘密只要学会了王国语就能消失在王国的人海当中,于是我就用旧王的理念去试图拉拢她。” “结果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被吊起好奇心克萨森顺着问道,满足她的解释欲。 “她说这一切都跟她毫无关系,她只想回到原来的家乡,但如果说想要燃起一场摧毁王国的熊熊烈火,那她愿意为这场大火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简单的回答,却蕴含着炽烈的仇恨。 假若是寻常人或许他们会深叹一口气为他感到不幸,可如果放在一名能够制作如此以假乱真面具的人身上…… “正因如此,她与我之间是平等关系。” 金发精灵取下了脖子上用于遮掩的蕾丝颈圈,露出了精灵头套面具的边缘。 她轻轻拉起后颈,将半个手掌伸进面具与皮肤之间的缝隙里微微低头。 随后双手一用力,身子向后仰,好似听见‘啵’的水润一声,金发精灵的圣洁面孔就被脱下,露出了里面拉修莉亚原本的面庞。 湿热的水汽飘散在微凉的夜风中,红润通透的脸颊上留有许多湿润的水渍。 胸前随呼吸起伏的晃动,金色的长发带着些许潮湿,看起来就像是她与某人在这花园中刚大战一场那般。 “而且像这样精致的皮囊,戴的久了,也会感觉到另一种的不真实。” “就像是梦一样,在苏醒的那一刻终将面对现实。” “我想,这也是她不愿意换上另一幅面孔逃离的理由吧?” 与克萨森对『修女』的仇恨感到担忧不同,拉修莉亚更多的是对『修女』的仇恨感到悲伤。 被囚禁的娼奴、精灵之森存在精灵的传说、拥有制作以假乱真的面具的能力,再加上现在自己手中这个从教会里搜查出来的精灵头套…… 只怕她被迫以另外一幅面容取悦他人太久,久到让她都快要遗忘自己的真容。 哪怕最终获得了自由让真容站在阳光之下,肉身却深深的认为自己还是那另一幅面容。 突然… 一只戴着女性白色长袖套的手摸了摸拉修莉亚的头。 “既然如此,那就将梦变成现实吧。” 她循声望去,是魁梧的银发精灵公主。 “克萨森…” “拉修莉亚,别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 克萨森抚摸着她的脸颊,无奈且宠溺着看着她。 这个有些要强的自主女孩是如此的聪慧、有着超脱常人的思路,却经常因为自己的性子钻牛角尖、优柔寡断且缺乏魄力。 经常自顾自的说着想着就走进了死胡同,在他人的视角看来有些‘做作’,但在伯爵看来那就是缺乏自信。 至少,从八年前开始,她就一直蜷缩在自己身后。 虽然倍感安全,但却活在自己的阴影当中。 “教会觊觎我们,知晓新王可能对我们存在仇恨,于是利用名声这个理由光明正大的对我们下手。” “权贵忌惮我们,不只是因为我们是旧王意志的衍生,更是一种可能覆灭他们所有人的可能性。” “新王仇恨我们,因为我们是旧王的人,而他……” 他叹了一口气,看向如小动物般有些不知所措的拉修莉亚。 “既然整个王国都即将成为我们的敌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遵循他们的规则呢?” 拉修莉亚是个自主且聪慧的女孩,从她对政务上的处理就能看出她的能力。 可一旦让她面临两难的抉择时,她的优柔寡断又会让她踌躇不前,错失良机。 “他们既然将我们称呼为恶魔,那我们最好就是恶魔。” 他的存在,更多时候就是在她下不定决心的时候,轻轻的推一把。 “如果你真的为那个黑发女孩感到悲伤的话,就不妨去焚烧这个散发着腐臭气息,在一次又一次轮回中无法根除顽疾的国家。” “让面前的敌人高呼我们是魔鬼,让身后的追随者们称赞我们是正义的化身。” “掀起桌子,才能让对方自乱阵脚,为我们夺得发育的时间。” “王城那的人,终究还是碍于王国自己的规则。” (完) ———————— ———————— 本残卷于新王国纪577年在克里斯都堡旧址发现上半部分。 拼接下半部分于新王国纪589年在克里斯都城原伯爵庄园旧址掩埋的地下室中发现。 《色欲之女·拉修莉亚》因无完整且有效的统合记载,与其余教会六罪命定之人成系列的传记不同,只能以众多零碎传说、幸存的日记碎片、原佣人回忆的传记等资料进行大致描写。 其『色欲之女·拉修莉亚』与丈夫『血骑士·克萨森伯爵』保存资料至今过少,无法推演当初详细情况。 但可以确定的是身为『克里斯都』这片教会口中的『恶魔之地』主人,『色欲之女·拉修莉亚』的身世比其余六罪更要扑朔迷离。 或许是因为『色欲』代表着神秘的诱惑,又或者是贤王卡特·拉瑞西斯为最后的星火而抹除所有对其记载的资料,王国史书中近乎完全没有她与她的丈夫的任何记载资料,因而拼凑不出她详细的一生。 庆幸的是与其他六罪资料为我们侧面描绘了一个绘声绘色的『色欲之女·拉修莉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