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0 Views星空是如此璀璨。 像极了八年前那场担忧爱人的别离。 狭小但温馨的草药铺内,母亲一言不发的与她一起,为他默默送行。 星空是如此璀璨。 似极了八年前那场参天的烈火。 跋扈的权贵口中叫嚣着什么,身旁的母亲为了阻止他倒在了血泊当中——随着自己不从的挣扎而踢到自己肚子的那一脚,鲜血与剧痛从腹中顺着产道流下…… 星空是如此璀璨。 八年前的那夜经历了太多,多到让她心生怯懦。 这八年里她不复往日的魄力,只是用聪慧的小脑袋为自己构筑起了一道看起来很美好的避风港。 民众在这片土地上不会忍饥挨饿,当地权贵们也开始纷纷与自己交好,自己也能够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前往河边举办一场小小的下午茶,又或者在夜晚来临时举办一场拓展关系的交际宴会,勾勒出‘宴会中的白天鹅’这样高贵的称呼词。 星空是如此璀璨,又让人想起了八年前那天多灾多难的夜晚。 最初的骑士不由分说的斩杀了那权贵的头颅,看着她。 “孩子,你愿意推倒这个腐朽的王国吗?”他问。 她却无神的摇了摇头。 恐惧、悲伤、腹中的剧痛与流出的鲜血,无不侵蚀着她的心智,让她在崩溃疯狂的徘徊游走。 闪耀的夜空中似乎又多出了两颗星星,泪水似决堤般止不住的划过脸颊。 最初的骑士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她听不见,也顾不得,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哭到精疲力竭昏睡了过去。 在昏睡之前,她最后隐约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那就替我见证王国的崩塌吧,孩子。” … 今夜的星空…如此璀璨…… 它就像一幅永恒的画卷,如神明般俯瞰着大地。 每一颗星星都是逝去的生命,祂们默默的看着这片土地上的人,并为祂们相识的人提供心灵上的慰藉。 在这千万星光里,有爱着她为她遮风挡雨的母亲,也有那个腹中小小的生命。 “怎么了?” 忽然,身旁略显魁梧的银发精灵公主用男性的声音询问道。 面对这样诡异的一幕,她只是摇摇头,注意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放在小腹上后连忙移开:“没什么。” 这样的动作自然被银发精灵公主看在眼里,但她(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适当的转移话题,笑道:“如果你感到难过就依靠在我的胸怀里,我想它会给你一个舒适且柔软的港湾。” 说完粗暴的用手抛了抛胸前那对被公主裙包裹的巨乳,激起如同水球般的弹跳与声音,显得格外粗俗且一点儿也不淑女。 “克萨森,我有点后悔让『修女』为你准备这样一份半身面具,更后悔让你穿上它。” “是吗?我亲爱的拉修莉亚,我这么觉得我兴奋的不行了呢?突然特别想试试看用女人的样子去勾引男人目光的感觉…” “噫!” 拉修莉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恶心场景连忙否决:“不行!我可想自己的丈夫被人说是女装癖,就算说我真成了‘色欲之女’,至少你不可以变成天天穿女装出门的变态!!!” “可是这不是有『修女』的面具么?” 说罢,本名克萨森的克里斯都伯爵用手拉扯了下自己那副奢华庄重的银发精灵面具,捏着它的脸颊拉出了面容的形变,眼角与嘴唇一侧被拉的脱离贴合,肉眼可见从脱离贴合的空隙中看到里面大致的模样。 随后他一松手,啪的一声弹性极佳的面具击打在自己脸颊上。 有些疼。 但更多的力道被空气阻拦,使得原本贴合极佳的面具变得有些位移,看起来没有之前的自然。 “那也不行!” 看到自己爱人放飞自我做出这一幕的拉修莉亚如同炸毛的小猫咪,气鼓鼓的看着完全定制而不需要什么特殊药膏填充粘合的精灵公主:“我可不想那天就传出来有关你的奇怪传闻。” “你想要怎么办?”克萨森自然不可能彻底激怒拉修莉亚,多年夫妻的经验告述他这个时候应该放下身段顺着这要强且聪慧的小猫咪。 “还给我,面具。” 拉修莉亚直接回答,本就是因为好奇而提出的要求真要激活了丈夫隐藏爱好的话还好,要是扭转了性取向那可就太可怕了。 “还有就是『修女』那边你别想碰到她做的面具,你如果要欣赏就来我房间,我戴给你看就是了。” “好吧。” 克萨森自然无所谓这点,毕竟这不过是想要扭转话题做作出来的模样。 况且这样的面具好看是好看,但是总有那么七八斤的水袋压着自己的胸口,久而久之就会感觉自己的胸特别闷,原本引起的一点兴趣也就被这种难受的感觉给浇灭了。 最终,他将话题带回了让拉修莉亚发呆看向夜空的那个:“你有什么想法吗?” “什么什么想法?”拉修莉亚假装生着闷气。 “自由领(缺失) (缺失) (缺失) (缺失) (人为涂抹) (字迹模糊不清) […]